May 16, 2016

利用Google Drive將「文字圖檔」轉為「文字檔」

手邊有幾頁英文紙本文件需要電子化,並非僅僅掃描為電子檔,而是將其轉為可供編輯的文字檔案。第一想法是自己手動打成檔案存檔,由於頁數不多,此法看似原始但還算可行。就在準備著手作業時,第二想法忽地蹦出:這類任務應該可以由科技完成吧?譯者需要時時與文件打交道,一定有人遇過同樣的需求吧?

March 9, 2014

影評劇評極短篇


2013 年電影看得極少,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可能因為某年沒特別費力也看了超過一百部之後,自然預設年年業績都該這麼好;也可能時間多半花在影集上。實在說不上來確切的原因是什麼,就把電影、劇集挑幾部回顧一下吧。

December 31, 2013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in-house 譯者篇 #7

受訪者:1+1
(曾有 in-house 經歷,現轉 freelancer)

Q:請介紹一下自己好嗎?
A:大學時決定要做口譯,只要有翻譯所座談我就會參加。畢業後一直想往這方面前進,但不曉得該如何跨進去,懵懵懂懂,想說也許當編輯、也許去出版社、也許去當 NGO 志工會有會可以做。後來覺得先去讀個書吧,就去英國讀了口譯所回來,才開始真的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December 25, 2013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暖身運動

看了一下訪談的檔案夾,有幾個未處理的音檔以及處理到一半的文稿,好些資料還是去年累積的。做訪談與寫論文的共通之處在於,收集資料不難,整理資料才難啊!唔,不過工作忙碌起來能收集資料的時間確實逐漸受到壓縮,導致今年的訪談數量實在太驚人了,是一個美麗的質數…



兩個。

而且第一個在一月進行,第二個在十二月進行,可謂有始有終。一樣謝謝今年接受訪談的朋友,每次訪談等同發現一扇新視野的窗。縱使這份工作已走了這麼多年,離當年入行的歲數越來越遠,離客戶的年紀越來越近,仍覺得藉著訪談聽聽同業的觀點、想想自己的旅程,還是有新的刺激,痛苦的聽打也變得不那麼痛苦了。

年終訪談預備中。

August 14, 2013

口譯極短篇

講者:待會兒要講的與前一場相同,只是更精簡。
譯者:好的,謝謝。

(進入會場)

講者:請問各位來賓是否聽過 XXX 呢?沒有是吧,好,那我改用另一份投影片。
譯者:(默默召喚孟克)

January 25, 2013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in-house 譯者篇 #6

受訪者:Earl Grey

Q:請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A:大家好,進入口譯這行嚴格來說有三年快四年,外文系畢業後去墨爾本當了一年交換學生,之後申請上英國研究所,畢業後先在 NGO 做了一年,之後成為全職口筆譯人員。

January 10, 2013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in-house 譯者篇 #5

距離上一篇訪談稿莫名其妙過了三個月,足可見 in-house 系列有多難產,也因此再次感謝受訪的譯者朋友花這麼多時間和我聊天。如果有 in-house 譯者肯分享你的心路經驗,特歡迎啊!以下進入主題。

November 23, 2012

一些建議,致使用口譯的主辦單位

主辦單位是口譯工作者的衣食父母、合作夥伴。喜愛口譯工作的譯者多半很感謝主辦單位認定跨文化溝通之必要而決定使用口譯,因為這樣一來,譯者才有發揮的空間,歷經多年訓練才沒有白費。口譯是一種服務,沒有客戶就沒有存在必要;口譯也是一種表演,缺少觀眾也只能黯然離場。

November 8, 2012

謝謝你,謝謝我

那天,以晴朗中午結束幾日奔波,踏出大樓心情說不出地悠揚,還帶著點剩餘沒燒完的腎上腺素,所以情緒仍含躁動成份,總之有點 high。

主持人剛剛說道,根據他參加國際會議的經驗,會議結束都要謝謝口譯員的,所以他謝謝我的表現。老實說有點難判斷自己方才的模樣,一來基於當局者迷的緣故,二來因為發生的事情和我預料都不一樣,心思全繞在現場的應對。不管主持人是基於國際禮儀呢或實際的口譯內容帶領現場與會者拍拍手,起碼譯者不是默默來、默默領了薪水、默默離開的隱形人。多少有點因此開心。

October 20, 2012

十年,尋找真實

還是很不好意思,在人家稱呼我為「老師」的時刻。

教書時往往第一堂課便開門見山告訴學生,別叫我老師,直呼其名即可。很大程度上因為不曉得自己是否能符合心中對老師這角色或職業的內涵認定,雖然我瞭解自己也有老師,雖然對著尊敬的老師總也以頭銜這樣叫著膩著,可不是因為生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