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06

女巫的夜

手指放在地上的時候,可以感到震動,雖然音響的音量並不大,一陣子一陣子的來自她的聲帶與吉他的顫動傳到我的指尖。好幾度神遊太虛去,掉到如比重比較大的海洋,可供你輕鬆於其中更換水平,或是,我猜大概是一種接近羊水的物質裡。然後又有好多好多感覺、感觸,從底端慢慢升起,氣泡因為壓力的緣故漸漸長大,但是到了最頂端以後就波一聲破掉了。也是因為如此,什麼都回想不起來。

張懸說話真逗趣,她大概是抱著嚴肅的心情講的吧,可是卻很逗趣。幾次她說了什麼,我還想給點回應呢,因為聽眾們好靜默,說笑的時候笑笑,歌唱完鼓掌。此外沒有什麼互動,我認為氣氛可以再親近輕鬆一些的。我會想繼續聽她的聲音。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