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06

果凍的最後一夜

是一些「嘩 ~~」参雜著「哇 ~~」還有「噢 ~~」,當 101 的燈光暗下時。十二點前夕,可以體會為何我妹去年連停車場都出不了,只能卡在半路看煙火。我們站在國館週邊的路邊座椅上,比停留在地面層的人們高出兩個頭 (這個高度優勢對我來說真重要!),所以往下環視,媽啊,簡直是黑螞蟻大軍傾巢而出,一顆一顆黑黑的頭,再不是 “traffic jam”,是 “people jam” 啊,不論是想留在原地還是想移動的「果凍分子」,全動彈不得,形成一缸子偶有波浪 (因為擠動的緣故) 的超級大果凍!

真慶幸來早點取得居高臨下的優勢,藉此看到許多現象。

其一,光復南路已經被行人螞蟻們佔據,沒有先見之明居然還在這時段開進這區塊的車主就等著卡死死吧。而早來停車在路旁的車主其命運也令人不禁為之掬一把同情之淚…怎麼說?當時少數路上的人為了能找個好視野,為了能跨越橫阻在她們面前的其它果凍分子,腳步這麼往上一踏可是踏上人家的車頂啊!腳步像輕功一樣地飛越幾輛汽車,景象很奇特,不過可是引起了其他人帶著指責的驚呼。好吧,當你是借道的猴子就算了…不久後不知道是否同一批人又再次踏上了那台車,且就留在車上看起煙火啦!這個城市需要多點公德,尤其在我看著身邊車主發青的臉色時。想想,愛車就在50 公尺外但她卻莫可奈何。「那是我‧的‧車‧啊 ~~~」彷彿聽到她心內顫抖的吶喊,我同情你啊。

其二,引頸而盼的大夥擠著就為了等,等那燈光暗下。「唰!唰!唰!唰!」啊,燈光讓人措手不及地滅了,眾人,包括我,發出「噢 ~~~」的期待聲,且那瞬間我往下看去…浩瀚黑海之中居然同步亮起百多個星子,這怎麼回事?定神一看,那是各種廠牌、各種大小的手機與相機螢幕啦!謂為壯觀哪。(但是內心也問著:各位,你們以為在這種距離光徒手可以拍到啥?)

其三,50萬人一起散場的結果有點像大逃難…果凍分子液態化,見縫就鑽,流往週邊的各道路上。這種場合下應當發生不少妻離子散的事件吧…明明不遠,依然走了一下子才牽到車。

以上敘述似乎漏了什麼…啊哈,是煙火本身哪!不過這方面看照片、影片勝過我敘述,我只想說,我是喜歡煙火的,亮亮火光爆破至夜空…小時過年放的煙火、國慶煙火、哈德遜河上從舶船發射的七月四號煙火、和大學家族點的仙女棒、在加州跨04-05年的小型煙火秀…都好看,都燦爛。劃過天際為時雖不久,卻都是綻放了最棒的一瞬,人生也要如此噢。感謝你的陪伴,新年裡,要變成更好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