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4, 2007

討人厭的松子的一生

猛然醒悟,帶著歲月與喪志堆積、沉積而起的笨重身軀,與那麼多回憶那麼多鬼臉那麼多傷痕,發現存在的意義。那生澀卻單純得絕情猛然一擊,說,哎啊真不巧噢,來不及了耶,嘻嘻。你倒下又站起,再倒下,這一次,站不起了。

那麼笨拙地去愛人,叫人為你心疼。只不過是些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的事件罷了,哎啊,卻讓你走到河邊就算終點線了,屬於你的比賽結束。如果能早一些,聽見那句「Okaeri」,有多好。

<<雜亂電影觀後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