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8, 2007

你看,你看。

Dr. Scott 是個挺挑剔的人,似乎,不喜歡她的母語以非正確發音蹦出人們的嘴巴,不喜歡日光燈的嗡嗡聲,不喜歡,人們與她對話的時候眼神老是往她肩後飄,等等等等…

我好像不該一開始就給她一個「挑剔」的定義,她只是有所愛有所不愛,冠上一個大帽子給她,對不認識她的人會造成我所給予的印象呢。好,這兩字刪去。

Dr. Scott 似乎,不喜歡她的母語以非正確發音蹦出人們的嘴巴,不喜歡日光燈的嗡嗡聲,不喜歡,人們與她對話的時候眼神老是往她肩後飄,等等等等…

對於第一點,在進入森林開始聽到很多口音以後,漸不以為意,並接受自己的台灣口音。對於第二點,只有在夜深人靜、萬籟俱寂而嗡嗡聲相對被放大的時刻感到它擾人,自己心煩時則覺那嗡嗡要震聾我也。對於第三點,並未經歷過足夠這樣的事件讓我起特別的感觸。不 ~ 過,我的確注意到,有些兒談話對象的眼神…老是往我耳朵上飄。某些朋友或同事,「明目張膽」地說,想看我的耳朵,或許這樣好些,據實以告表達意圖免去偷偷摸摸的彆扭。哪,大學起注意到那個誰誰誰,跟我講話時,十句有八句對著我的耳朵講。始終沒有問,是因為覺得注視著對方的目光是無禮的行為嗎?還是過度地害羞?什麼講文化差異的課本說,西方人習於注視對方,而東方人認為這麼作不禮貌,像瞪著人似的。因為這緣故嗎?也不知道這刻板印象還存不存在。後來又遇到好幾個、更多個…不是每天,但是總在我忘了這種事件時,又出現那麼一兩位大德對我的接收器官投射關愛眼神。然後,開始覺得怪怪的,有幾次差點要問 “What you looking for, really?”。

在這個現象成為禁忌之一前,我說,沒關係的,靈魂之窗開放給你看的。你看嘛,你看嘛,我不會生氣的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