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4, 2007

自述

第一部拿口譯員當主角的電影,大概是兩年前的《雙面翻譯》(The Interpreter),你看看,這標題就大剌剌寫了,不夠明白嗎?妮可基嫚飾演的聯合國口譯,因著聽懂了不該懂的語言與訊息,受到威脅。相當刺激吧?當然當然,對於面對生命危險的主角或許不是如此。

另外一部好萊塢電影,歹徒循著會場上到了居高臨下的口譯廂,長槍一挺,射穿了玻璃擊中場內某個被當成人肉靶子的目標。觀眾這下也知道了,原來口譯廂是個暗殺黃金地點,有著制高優勢哪!對於平常沒接觸或不需要口譯的人們而言,(很) 偶爾在電影上出現口譯角色,是個一窺這行業的小管子。要不是妮可,一般人知道口譯會接觸到機密訊息嗎?要不是殺手,一般人知道箱子擺哪兒嗎?才不會。

話雖是這麼說呀…這些印象給得相當有限呢。不是我自誇,想探究口譯員行徑的話,問我就清楚了,我很多八卦的,不為人知的事情只有我知道,電影不會演的。就說上次好了,那個姓羅的,以為作同步就不必擔心被觀眾發現,一進箱子就把鞋襪脫了,翹個腿隨性得像把茶館當自家客廳的老伯一樣,倒是我看他的搭檔臉色可不大好看,大概是聞到什麼味道…了吧。

還有還有,姓薛的那個,就九月那個會嘛,他那段作完,老大不高興的,劈哩啪啦地說起 speaker-bashing 的話,就是咒罵講者,他老兄說什麼:「搞什麼,他以為他誰啊?!講這什麼玩意沒人聽得懂!」聽了怪尷尬的,因為我看那麥克風的小紅燈還亮著呢。據說從此他就消失於各會場了…

噢,最近還看到幾篇報導,說是口譯評價當中「忠實度」最為人重視了。我告訴你,這假的,我這有第一手資料證明這假的啦。就舉小蘇做個例吧,他不是接了個國際會議嗎?唉啊,那次可是來了全球各地的與會者,什麼雜七雜八的口音都有,看他手忙腳亂翻著資料卻還是摸不著頭緒,索性不理會講者,自導自演起來,會末還獲得全場起立鼓掌,大受好評呢。我說他應該改行才對。

說是說箱子的隱密性很高,裡頭的人胡作非為起來外頭也不大清楚,可我也看過很多盡忠職守、鞠躬盡瘁的專業口譯。在泰國那次,設備不夠好,會開一半誰曉得箱子頂竟然塌下一角,可是老吳臨危不亂,身子一站,手一伸硬是把頂撐著,一邊還繼續嘩啦嘩啦地翻呢,忍不住讓人為他暗叫一聲「好」。他的搭檔,老陳也是個人物,談海峽兩岸的時候,有個觀眾分明來鬧場,好好的問答時間他不發問,麥克風抄過去以後用濃厚的鄉音大發闕詞,都講到推翻政府去了。我眼光一轉,看主持人自己就快聽不下去,就要打斷他的當兒,這邊口譯可是正經八百、全神貫注努力傳達訊息,絲毫沒有不敬之意,只能說他真是服務業裡的典範啊!

哎哎,講太多了是吧?但你現在知道了許多故事只有圈內人才瞭的,電影啊,看看就好。我嗎?我的名字叫布斯,噓,我很低調的。

1 comment:

gitiswoods said...

以上純屬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