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07

爵士雅集

每次看表演的動機不盡相同,這次的很膚淺,也因此意外收穫更多。美國爵鋼、愛爾蘭手鼓、中國柳琴直笛、日本來的電音貝斯,很聯合國的組合,產出的結果…相當迷幻啊!叫了杯白俄羅斯,還特地等到下半場才叫,想比對一下清醒與微醺之間的感受差異。喝之前,音樂很迷幻,喝之後,我整個人很迷幻啊!用不著買藥也可飄飄然,這點還滿省的…

非常愉快地享受著四處的空位子,與熱門表演塞死會場的情景迥然不同,也能輕鬆點靠在椅背、掛在椅背,正常呼吸下迷幻…哎哎,這種精神狀態下得走入寒風牽車實是一大煞風景之事,當下真想就地睡著…或許將就此開始看不熱門場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