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07

裝置藝術

金山的鄉民好溫情啊。晃了一個半小時,好不容易到了市區,街上小黃卻屈指可數。找了一家賣衣服的詢問方向,小姐以超熱情的態度回答我,還大聲呼喊後邊的朋友幫我問問,結果一位退休計程車司機老伯就說他送我去好了…不是免費啦,但是讓我很快找到可用的小黃。又開了十分鐘吧,路上老伯與我攀談,但你大概知道台語對我算是第三語言,聽沒有的情況下,就一直打哈哈的混過去,一律以「ㄏㄟˇ啊」回應。

過了幾個小時,回程時一樣花了點時間找站牌,國光號遲遲不來,身旁的一位阿媽也喃喃自語著「車還沒來啊」這樣的話。我一瞧雜貨店前掛了兩只鳥籠,就信步過去逗鳥,牠們還真會回應我的口哨聲耶。後來嘴都痠了,阿媽突然對我大喊「小姐車來啦!」,一看果然是車啊…雖然不是我能搭的,還滿感謝她想到要叫我。金山的鄉民好溫情啊。

此程的主要目的是上朱銘美術館作小工,為一位來台開展的荷蘭籍藝術家艾先生翻譯小型座談會。場合不大,因此氣氛不緊張,加上我去讀了他之前的所有作品,有些了解,且同為座談人的陳教授善解人意,為了服務可能不熟悉裝置藝術 (installation) 的聽眾,而略去了大部分的生澀詞彙,也因此小工我可以專心在訊息上 (感謝好人們)。非常久沒做筆記了…個人認為今天的筆記作得很遜,一點都不漂亮、清楚,美麗的符號以及邏輯內縮你們去哪裡了?哎,該練習一下囉。一開始沒啥筆記要作,不過藝術家開始談創作理念、回答問題時就有比較多的內容,有時我也在聽,所以就沒打斷他任他講,現在想想有兩處讓他講太久啦,可以早點打斷的。坐我旁邊的艾先生事後說看我記筆記很有趣就是了。

聽他談作品挺不錯的呢,因為有好多想法,而他把很抽象的想法概念以現實的事物表現出來,縱使有些的確是有看沒有懂…聽他解釋可以稍加了解作品。朱銘裡的展覽品好好玩啊,今天無法細看,改天再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