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1, 2007

來去不易

養成了某種東西以後,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大江東去,不會突然朝北流。

除非你喚大禹,費三過家門而不入的精神,硬生將他治下。

慢慢看到了,不管是想看、不想看的真實。

繼續走同個方向,不會上天堂,不會下地獄,很寬容地說:這只是個選擇。

我傷害的,沒有變;我被傷害的,沒有變。

擇善固執?執迷不悟?該是認識新朋友的時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