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4, 2007

愛卻錯拍


某人一號曾經分享過他的經驗,說世上有些人是那種你與之談話過後會懊悔自己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她身上的。當時想,這好狠的一份批判啊。直到不自覺開始觀察這一種人。基本上,我什麼都聽的,我有興趣的,你有興趣的。

某人二號問,為什麼要聽沒興趣的東西,我說,因為要尊重對方對這個話題的興趣啊,你想分享,所以要接受囉。你愛說便說下去罷,頂多適時丟幾個問題過去,頂多不回應,你開心就好啊。以前是這樣。

人們長大,覺得事情多了,時間少了,一天再不如小學時代那樣漫長,越常聽到「啊,已經是星期四了耶,時間過得真快」,或是回憶過去並感嘆今非昔比之淡淡無法抑制的如陷入深思的語氣…在這情況下,大家說,時間寶貴、把握光陰,或 “Time is Money”、 “Carpe Diem”。真的不曉得為什麼,但或許是以上原因,漸漸不能忍受於我無意義的話語。當然,有意義無意義,全然是「我」的主觀,可限額減少了。好似真派給對方某種量的 quota 似的,聽到了某個限度,抱歉,你卡刷爆囉,於是不再聽,不想聽。看不見暗示的人,大概從此被劃入「從此只作點頭之交」就好的類別。耐心少了,真的少了。哎,這麼的自以為是。

這不表示我討厭誰。的確,時而遇到太超過的白目時讓人痛不欲生…然而情況不全然這樣的,比如說,兩人是如此地想要與對方說話,只是一來一往目標打不準,甚至有如說著不同的語言般,程度之甚你怨恨起巴別塔當初怎麼被打塌了。我稱之為「錯拍」,遺憾的錯拍。不是不想對上,但是,就是對不上,像懸著的兩個電話筒,溝通的渠道打開了,其中卻沉默著,沒有訊息,只剩茲茲的電波孤獨晃蕩。拿著電話好幾個小時捨不得放下呢,只是張了嘴不知如何閤上。

某人三號再問,你可以忍受到什麼時候呢?有點害怕有點期待我回答「現在」的那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