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07

Cry Over Violet

諮商時,沒有了團體,個人更能放開,也因此,人們更容易哭泣。看過好幾個人的眼淚。一開始,彷若自己是個無禮的偷窺者一樣,彷若我這外人窺視了他人最深處內心的情緒。相當不安,手足無措。不是我願意,我不想不想,對不起,但是我必須必須,身為中介者。

一開始也曾經疑惑,人們真不在意我的存在嗎?抑或,人們真的只將我當作隱形的傳話筒?看過一兩次後便不足為奇。這次更是毫不在意,而且,轉而支持。要放出情緒,或許並不是人們最願意、最習慣的做法吧。平常在外人前釋放,過於強烈的情緒會傷及無辜,過於爭議的會惹人評論,哎啊啊,一個弄不好發洩做不到還兩敗俱傷,慘慘慘。所以,到了小房間裡以後,面對了陌生人以後,卻更坦承。既然這樣,本著「服務業」的精神,翻譯以外,還要給精神上的支持,講者溫柔,翻譯小工的語氣就要更溫柔 (非語言傳播啊!)。效果還不錯。看到人們微笑著,跟我們道別,是愉快的。大家都要好好活著,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