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0, 2007

May I Speak Violet?

不大喜歡講話。如果說這是一種病,開始出現症狀應是國中時。開學過了很久以後,同學跟我坦承:「我還以為你有自閉症耶」。這大概可以說明我當時話有多「少」,再加上面無表情,另一個同學跟我坦承:「我還以為你很兇耶」。

高中的時候,到了新班級,從男生多的班級分到了女生多的班級。第一天的印象即是:「媽啊,這裡怎麼這麼吵!」兩相比較,女生真的話比較多。附近的同學們健談,我卻無聊,無聊到有次在數自己一天講了多少話。記得那天是十句左右。而口譯是要講很多話的。居然在這兩天才驚覺到,既然沒那麼喜歡講話,幹嘛選到這一行?可見當時我並沒想到這點。同步箱子裡,夥伴們可以輪流講話,逐步?抱歉噢,讓你一個人從頭講到尾講到死。現在才相信,保羅葉子說有次工作完倒在椅子上就睡著的故事。關於同步的傳說,有人在沒輪到時出去打混,有人放著夥伴對麥克風講話,他則對筆記電腦打字作筆譯。逐步?抱歉噢,你沒有趴呢噢!

圈外人曾說,我們收到的報酬多。第一,我必須說,這一點都不多,還是微型咖的我,怎麼能和 6M 前輩相比。第二,我還是要說,這一點都不多,工作一天需用的腦力大概是平常過生活的三倍左右,根本是三天的工作量放在一天裡作噢。很可惜沒有機器可以計算今天我講了多少話,其實我很好奇呢。只覺得聲帶沒啥休息時間,翻譯的大腦區塊沒啥休息時間,雙腳沒啥休息時間 (大概站了六個小時吧)。茶敘時只想完全放空,光想像就覺得那時一張臉應該呈現相當痴呆的樣貌吧。現在漸漸學會講話要輕柔,不再像以前那樣容易講破喉嚨還須學員遞上羅漢果。耐力應該增進了吧?畢竟也實戰練習了很多次。

嚇,繼續朝明天挑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