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5, 2007

Paddington Notes: Encounters


旅行當中,最有趣的是未知的相遇。旅遊書上說,你可以坐這台車,走這條路,到那個景點,可是它不知道,你會遇到誰。

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時間很多,注意力全部放在觀察上,就連路人也可能看來特別。風城的文化中心,我們那次去聽的是古典,走下樓見人群聚集,原來還有另一場音樂,於是坐了下來聽。現場的滄桑手風琴,沙啞的瑞士女聲,是那段旅程中最特別的其中一段,深深覺得賺到了,偶遇的音樂呀。帶了張她的 CD 回來,每次聽,都知道心底湧出一種除了對音樂喜愛的情感,因為這些音符儲存了一段過去,一個小故事。相信我的旅伴也因這能帶著走的聲音,保存了我們共有的相處。

原來柯芬園 (Covent Garden) 也很多這樣的街頭表演者。一樓之下的露天咖啡廳,全身火紅的女子激昂唱著歌劇卡門的某曲目,功力不錯。雖然不達劇院精心雕琢、運用熟練的技巧,卻因此多了一份自然,加上周圍正進行著的各種活動,人們走著、講著,她像是被嵌入一幅圖畫的主題 (motif) 一樣,有著那麼豐富的流動畫框襯托她。


再走兩步,是聲音好好聽的 Alonso,吉他伴奏唱著 “Here comes the sun”,雖然陽光進進出出雲朵,他說「我們碰碰運氣吧」,果然,曲中時,剛消失的太陽又重現,他笑著說「啊出現了」。一切那樣自發,才有趣。不曉得是大不列顛拘謹的氣氛引響到了觀眾否,歌好好聽,但周圍人不多。另外一個角落的特技表演者,可費勁心思攏絡觀眾們:「欸欸欸妳們站過來一點嘛!」可惜觀眾插著雙臂不買帳。吉他聲是我最愛的其中一種樂器聲,很平民化,很多元化。開心的是社長買了一張 Alonso 的 CD 回來,一人購買,多人享福,因為這片CD在晚上已經立刻增為四片了,哈哈。

影像之外,聲響也是很棒的記錄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