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3, 2007

Paddington Notes: People

「冷漠的城市人」,是不是真有那麼一回事呢?從小住在城市裡,也少去島的其它地方待久,說實在無從比較,只有來自嘉義的學伴說台北人很冷漠的時候,我才稍稍想,或許,與其它地方相較,真是如此吧?美國小鎮裡,大家的確滿友善,有幾個朋友與老師對我不錯,教會裡的人更別說。受人點滴,報以湧泉,告訴自己要記得這一點。

那麼,在倫敦的人們呢?初到派丁頓 (Paddington),拖著、背著行李出了車站,該左轉?還是右轉?隨便找了個路人問,她不知道,隔壁的上班族打扮先生湊過頭來問我們要去哪,講畢,再隔壁的女士也靠過來問我們要去哪。有點驚訝,自己通常是那種你來求助才會給你一隻手的人種,遇到陌生人,極少主動前去幫助,大概如此,特別覺得主動來幫的人真好。想想,剛剛在 Heathrow 機場外,我問一位先生要坐哪台列車,他回答以後,靜靜地坐在原位,但我沒想到他也悄悄地觀察我們…文森在公用電話撥了幾次給社長不成,給我一個「沒辦法」的表情,然後繼續努力,這位先生便開口:「你們是不是要打電話給朋友?用我的電話打吧!」接著拿出他的 Smart Phone…雖然還是沒撥通,我對這個城市的人有了不壞的第一印象 (我假設他是當地人)。還有,在昏暗海德公園的慢跑人,跑經拿著地圖的我們身邊,停下了腳步問:「需不需要幫忙?」

說真的,遇到這些人我有些驚訝,畢竟巨大城市裡多的就是「人」,人多,碰到好人、壞人的機率都增加了,為了保護自己,自然就收斂起自己。但是這些人,讓我瞧到一點點…陌生的善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