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07

Paddington Notes: Row Row Row the Boat

在秋天密蘇里的湖光山色中,我泛過舟。雨後激流裡,大夥一堆生手控船不佳,所以緊張怕掉了誰的 Don 讓我們全部靠溪中一塊如小島的沙洲去。河水不大同意這個決定,加上岸邊巨大樹枝,極易卡船,我們得以終究靠岸去是因為韓國的布魯斯跳出他的船,幫我們一起推向岸邊的緣故。但是除此外,急流不多。

每艘船快慢相差不少,於是我們這艘到那段至今忘不了的寧靜河段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似的只我們存在,漂盪。也不再費力與水力爭戰,靜靜地漂流就是了吧。好安靜,老天啊,沒有一丁點的人聲,我與船伴也都不講話,就看河,看樹,聽這個世界本來就有但被人類壓過去的聲音。美得讓人進入恍惚狀態,完全呈現呆狀。那是上一次划船了,到這次的 Regent Park,可隔好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