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1, 2007

Praha Notes: People

O My God”是精靈踏入 hostel 的第一句話。 相隔快半年,竟然在這樣一個地點相聚。有點奇妙,有點莫名奇妙。在孤星州和發哥、軒、大哥哥相遇也是這樣的感覺,還有,在霧都與社長、小毛碰面。大夥努力在世界開闢疆土呀。來到 Praha 主要是因為,精靈說要從波蘭下來。本來還打算順便一訪波蘭,但時間不夠,所以便相約 Praha。後來又加入來自新加坡的 Jiawei 和 Summer,一行人很熱鬧。精靈聯繫上的 AISEC 朋友,也幫我們打點不少。

說到新加坡的這兩位,聽他們講話時實在太有趣啦!看過「小孩不笨」的話,該能清楚知道 Singlish 是怎麼回事。但看活生生的人在面前做示範,好玩十倍!乍聽之下,真不像英語,嘰哩咕嚕,很像東方的單音節語言,可是用力一聽,各個字可不是英文來著?於是我微笑著聽他們講話…兩人老鬥嘴,聽了不下幾十次的「企死啦」(其實她要講的是「去死啦」)。其實她們的華語用來溝通沒有問題的,只是有時會參雜英文,以下是我記住的一個例句:「before 我來的的前一天啊,I don't know why 我睡不著啦!」就這麼幾天與她們在一起,自己的中文也不知不覺變調了…等到一分開,卻又學不來了。精靈彷彿身上裝了腔調開關,和新加坡人講話,用新加坡腔,和來自上海的 Grace 講話,用北京腔…華語大家族真是系出同門,變換自如。

Grace 正在 Praha 工作,帶我們看了超級便宜的芭蕾舞,介紹當地餐廳,一起上水煙館。這位上海女生靜不下來似的,總是趕著作什麼事情,在想,這種生活態度…與中國崛起之間的關係。劇院的學生票 30 crown 就可以到手,只是要提早訂,這真的是德政啊,造福學生,多謝 Grace 的幫助。在餐廳吃飽飽,大白天的配著黑啤酒,心滿意足。水煙嘛,味道是有,淡淡的,抽完一口有甜甜蘋果味,以及一點苦澀煙味。 就這樣,看到了滿街遊客、旅行者,認識了亞洲同胞,真正的捷克人遇不到多少。當然啦,商店裡餐廳裡的人們應當都是當地人,但無機會交談,所以無法從她們的眼光認識 Praha。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