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07

They Hug Violet

「我可以跟你抱一下嗎?」
「啊,當然可以啊。」

主要活動結束囉。哈哈,鬆了一口氣的時刻啊,哈哈,不禁自然微笑,哈哈,還是這是傻笑?大家在道別中。其中兩位新參加者送出了她們對翻譯的大大感謝,我疲倦的臉上漾起了笑容,被肯定,被承認。哎啊,說來也是健忘,或者是說貪心吧。明明,本來就知道她們總是稱讚過的,只是時間過去我那剎那的滿足便褪去,老不記得 “How far I've come”。感謝她們給的肯定,擁抱。感激的心情,不可遺忘;唯有感激,才了解生命,才知道是如此幸福。

主辦人說每次都越來越好,講者則說能量越來越好,想是一樣的意思。這次學到了什麼呢…在翻譯上呢…更可以切中要點了吧?無意義發語詞大膽地省略。集中精神的話,短期記憶發揮得也還不錯。主辦單位有時會提出一些翻譯上的建議,有時候我認同,有時候並不,而且在萬般專心時有第三個聲音打進我的意識裡,會造成不適,在我不認同建議時更是如此,但是也往往沒有機會回話,沒時間,因為活動要繼續。對於這點未來可以想辦法應對。

主辦單位會提的建議類別有…

小地方掉了:光用聽的,很容易下個評斷說「啊你什麼什麼沒有翻」,重點詞漏掉,當然要改,只是有一兩次那種無關緊要的詞沒講,我聽到身後傳來補充的聲音,不大愉快。翻譯是翻意,不是錄音機噢。

中文的選擇:開始發現,不作翻譯的人,面對一個英文字時常常只有「一種」對應的方式,比如說,system 一定會說成「系統」,比如說,when一定要翻成「當」。英文到中文的可能用字是很多的,system也可以是「體制」,有時也會用來形容「電動玩具」;而when是英文裡的愛用字之一,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當」,因為這是最簡單的一對一翻譯,但是,中文裡甚至可以不用講「當」,講過多,反而看得出翻譯腔,它有時甚至可以作為「如果」的意思。所以我依照上下文選擇中文字時若被糾正要用那「101 的對應」,感覺也很不好。是不常發生啦。

文意不全:嗯,這種狀況當然不是故意造成的,可能是因講者講的量多過我負荷,或是那刻我不夠專心,所以意思就漏了。這時候人家提醒,應該的。其實主辦單位還跟講者溝通說一次不要講太多,讓我能翻得全。這點來說倒是很為譯者著想。

結語:要更有彈性,打破原文,創造譯文!這大概是什麼釋意派的主張吧 (我不確定),羅賓漢則說過這是唯一一個能作口譯的方法。要再親身體會,用力內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