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7, 2007

伊斯蘭你好

或許我應該感謝原本搭檔人選未能早點出現這件事情,因為,就是如此,古斯神父出馬打了電話,號召到南瓜老師與熱心學長。前一天晚上,看資料到半夜,又不敢晚睡,所以爬上床去。睡得還可以,並沒有因為緊張失眠等事,只是早上還是會反胃…

作了一個到英的講者,覺得太卡。老師說穩紮穩打就好,不過我想日後必須將句子與句子之間連接得更流暢,聽眾才會舒服。另外兩位講者唸稿 (這是學術會議的宿命嗎?),對應辦法是作視譯。事先看過論文是有幫助的,只是文鄒鄒稿子要變成話語的轉換過程對我還是挑戰。視譯追不上的話,就註定會跳過一些句子。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腦袋清楚講者的脈絡為何,產出才不會零零落落。也就是,要人格分裂一下,一人格負責說話,一人格負責監控。我的分裂症還不夠嚴重哪。

遇到唸稿這種事情,就自然想到聽力的問題。要是講者沒給稿子,這類內容我可聽得懂?還真沒把握。其實有兩個我覺得困難的場次是老師作掉的,一個是早上才來的稿子,一個是很不熟的主題中到英,外加蒙古名詞。嘿嘿,要是我作,會不會立地崩潰呢?好啦,應該沒那麼嚴重。只是,在什麼情況下都要應對的話,要有穩定性與足夠的實力見招拆招呢。

對於翻過的東西,現在我已經快沒印象了。倒是開心中午休息時間有兩個小時,我們坐在戶外吃便當閒聊,讓我有種只是「順便」來作會的印象。啊中午真愉快,一隻腳弓在木椅上,腦袋放輕鬆地講話,老師很健談,什麼都可以談,我開始想看沙特的書。啊,如果人生都能這樣。原來工作就是這樣嗎?我們在教室裡,為了那一個標準而努力。走進來以後,其實魚兒們的工作也是工作的一種啊。人生似乎又到了要建立平衡點的時刻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