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4, 2007

Paddington Notes: Bridge and Tower

沿泰晤士河走,逆著風,很冷!因為害怕頭痛而把超長圍巾圍到了額頭上,擋點風。由於公車站離塔橋還有一段,這麼走著,享用塔橋 (Tower Bridge) 由小變大的景觀也很不錯。上方有藍天的塔橋很漂亮噢,如此設計下的產物,竟然當初是實用導向,而不是僅僅建好看的而已。好看的東西又能好用,真棒,或是說,好用的東西又能好看,真酷。


從河南岸過了塔橋,就到了初印象充滿血腥的倫敦塔 (畢竟其中有座塔就名為 “Bloody Tower”,想必不是開歡樂皇家宴會之處)。花了兩小時多在倫敦塔 (Tower of London),事後證明這個地方可以玩得更久一些,每處都繞繞應該可以玩三小時以上。原本期待看到的是某種「塔」,像長髮公主被囚禁的那種石頭高塔,不過原來這是好大一塊空間,塔不只一座,是一堆噢,還有皇家的珠寶展覽和滿佈囚犯刻字的房間 (很多囚犯技巧高超,作品簡直可比專業雕刻師)。原來倫敦塔一開始並非作處死犯人之用,而是堡壘一座,難怪這麼像碉堡而不是監獄。


遊走倫敦幾天了,之前多參訪「單一」景點,因此首次到較大的古蹟裡一遊還真開心,像是進了什麼遊樂園一般。進去後等了三點半的 Yeoman (beefeater) 守衛的導覽。我們這梯次是一位…威爾斯來的大叔,用很誇張的口氣講話,每每講一些恐怖的事情:「以前的罪犯就會被拖到那個塔上斬首噢噢噢噢 ~ 不但人頭要落地,還要讓你的內臟流出來噢噢噢噢 ~」看大家反應不夠害怕,他硬要重複「讓你的內臟流 ~ 出 ~ 來~ 噢噢噢噢 ~」,非得大家故作驚嚇狀地齊聲說「嗚 ~~~」他才甘願,是個很好笑的人。說到這裡沾滿血腥無數,傳說中晚上還會有尖叫聲,不過,現在唯一的哀嚎,是從「禮品店裡各位人客的皮夾、皮包」發出來的,因為大家買得太兇,錢包在哭泣啦。

話說,倫敦塔票價不斐,學生票也要 13 磅,有機會進來還是逛久一點才值回票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