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7, 2007

Paddington Notes: Slave

芝加哥的 Field Museum 館藏豐富,在人人都愛去的埃及區和都愛看的恐龍蘇 (Sue) 以外,也介紹其它博物館較少提及的大洋洲、非洲區。Dinara 和我都同意,自己竟然到現在才發現原來非洲的各個國家有自己特色,而非我們腦中一整個「非洲」單一名詞的過度概括形象。但很遺憾的,這區免不了那段非洲人大量被帶往其他世界,成為可販賣奴隸的歷史。告示牌一步步說明這段故事,最後引導我們穿過隧道通過一個甲板, viola!你下岸了!面對的是白得像鬼魅的一掛人,而他們大剌剌看著你,將你論斤論兩…不得不承認,這麼一個小安排就讓我體會了當初無辜奴隸可能經驗的心情。那麼無奈。

倫敦的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是我們拜訪的第一家博物館,很多希羅主題的雕刻,還有超級巨大的大衛像。亂走之際,一個不起眼轉角之處,有一個小房間,展出某錄像作品,背景音樂是…小甜甜布蘭妮的 “I'm Slave 4 U”,挺動感的噢,可以想像這是她從清純轉性感以後的作品吧,以挑逗的姿態舞著…不過,這錄像中跳舞的人們是一群空蕩蕩舞台上的黑人,大夥穿著相當平凡,事實上,看來像是美國南北戰爭前南方黑奴有的裝扮。大夥跳得相當動感,成三角形隊伍晃晃手、動動腳,直逼現代流行舞風,不…這個動作不是在擦窗戶嗎?啊,這個動作是在採棉花啊!原來, “slave” 可不是愛情的奴隸,而真的是失去自由,白人的奴隸。冷冷硬硬,又有點防衛心的表情…是某種憂慮。真是怪組合,這歌與這舞,可又是那麼諷刺。事實上這是整間博物館我最愛的作品。

British Museum 最熱門的莫非埃及館了,說真的,不論哪國遊客都很愛看這些很舊很舊的東西,更是喜歡看…呃…「屍體」。走到木乃伊那展間,人潮洶湧,走進去以後只有一種想法:「我想要走出去!!!」所以對這部分印象根本不深。倒是又在亂走之際,經過一個現代展場,就進去了,啊,人很少噢,真棒。門口不遠,來自非洲的藝術家現身於螢幕上說法,說他的理念,說他的作品。我看不是很懂,那些色彩很多,看來像是垃圾的汽油桶啊…鞋子啊…只是有一個印象,你覺得,這個地方有許多躍動的元素,但是這些元素跳動得混亂,沒被擦拭,結果髒掉了,結果被人丟掉了,被人忽略了,問題在那生卻不滅。她們不再是所謂「奴隸」,但或許更糟吧…連奴隸都當不了,是被遺忘的人們。這是非洲嗎?這種主題總讓我看不舒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