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 2007

Praha Notes: Charles Bridge


在最後一趟的紐約行中,不再去什麼博物館了,不再看女神了,唯一的任務是選幾部音樂劇。計畫這最後一站時,的確只想到看戲,其它完全不在乎,因為去過了。而唯有去了新地方,如負盛名的查理大橋,我才都要看,因為新鮮,因為上頭有沒見過的街頭藝人、手工藝品、百年雕刻。不曉得當地居民怎麼看待這座滿佈遊客的地點?和整座觀光城市?她們,是怎麼在這樣一種深受外人賞識、侵擾的空間生活的?我們看到的,與她們所見的,定不同吧。就像日本遊客對鼎泰豐的態度,定與我不同的。自然地將其視為理所當然,大概久了就不希奇,不再多看第二眼?難斷定是如此。當作首次進大觀園來逛,大概才想好奇什麼都要知道?其實也難斷定是如此。族群之下,個人又會有差異。所以,我想說的是什麼呢…?哈哈哈,無重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