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7, 2007

Taipei Notes: Comma

格林威治時間早上九點鐘醒過來 (台北下午四點鐘)。

好像,昨晚作了一整夜亂七八糟、糊裡糊塗的夢,因為場景變多了,人物變多了。回到房間,是我的白色瓷磚地板,牆上的補夢網,桌上學長寄來的一堆書,繞著我腳邊跑的小臘腸。現實,還是超現實?出發前掃不去的不安,到現在,很高興實踐了這趟旅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