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9, 2007

Windsor Notes: Say Cheeeez

從滑鐵盧車站搭了往溫莎的火車,一小時可到。車上一樣出現眾多歐洲遊客。最近正值復活節長假,假期長達一個月的學生們紛紛出籠放風,不管是在布拉格,還是在這裡。

年輕學生之外,依然有稍長的旅客。據我觀察,亞洲人中,青年人們較愛拍照,但歐洲籍的旅客中,卻似乎是中年人較愛拍照,手持攝影機的大叔也不少。坐在左前方的中年男子拿出了小巧的 camcorder,攝下一段火車窗外風景。我心裡嘀咕,這拍起來好看嗎?回家放映出來可以表現什麼呢?先別說他了,文森和我一趟下來記憶卡裡堆積的相片也不少,要是沒有日日載到電腦上,記憶卡早就破表數次。

數位時代中,空間被「創造」出來了。記得在數位像機蔚為風潮之初,聽到最多的讚賞之詞是:「可以拍很多照片,而且拍不好刪掉就好了」於是相片氾濫了。走到了一個點,後天的鏡頭比與生俱來的鏡頭 – 就是瞳孔、水晶體、視網膜這些東西 – 還早拿出來備戰。時時警惕尋找好的畫面用 LCD 取景,或要求第二人將你也取入景。好多的照片,真正喜歡,值得再看的有多少呢?消費這麼多,消化的有多少呢?我想,我們的眼睛還是最棒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