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 2007

Along the Road

事實上,一路來遇到很多 “issues”。為什麼要用 “issues” 呢?因為說是問題嘛也不全是,說是挑戰嘛,也不盡然,總之是一些要面對、需要點功夫處理的事,所以就用“issues” 包含之吧。

比如說,開始適應課程,了解到自己是多麼的不足,到好不容易將課堂檢討當三餐吃,到學著以鎮靜對抗考試到來。從懷著期待入學、懷著厭倦飛離這裡,到懷著不捨回到所上。和誰相處,和誰吵架;尊敬哪個老師,討厭哪個老師。印出一疊一疊的作業,翻過面來繼續當成逐步的筆記紙使用。作得好的聽錄音卻不那麼好,作得不好的聽錄音卻也沒那樣糟糕。上歷史課無法克制打瞌睡,作政治題材到想要崩潰。於迷宮般教室裡走來走去,作工作,作作業。夜晚了所上只有叩叩所長的高跟鞋聲,宿舍女生的腳步聲乍聽之下很像鬼的腳步聲,神父也曾探進頭用法腔中文說說話。坐進了不同的箱子,與不同的魚兒對著麥克風嘩啦啦。穿著套裝滑進會場,站了很久腳跟發痛。喜歡自己的角色,質疑自己的功用。自傲於自己的產出,或是,自懊於自己的產出…

某一刻電光火石間,突感有這些經歷真好。看了這些事情,認識了這麼多此領域的人們,學到這些與那些,能夠繼續思考這裡的議題,很有趣,是多麼的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