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 2007

我與我過去的工作 - Duncan

小學時代,媽媽送我到家裡附近的 Duncan 學英文。上了約兩年課,很喜歡教會話的馬修先生,上課好玩,但感文法課枯燥無味,升上國中便不再去。以唸書這檔子事來說,我很沒恆心。每個班級都有自己的編號,到現在還記得我在 J84 班,還記得一開始自己的名字也會寫錯,還記得考過鴨蛋。

麥當勞工作了一陣子以後,想到也在附近的 Duncan,不如去問問他們缺不缺助教吧?選了一天走進去,問櫃檯說:「請問你們缺助教嗎?」輕易拿到了一張應徵資料表,填了以後老闆來跟我說說話,「好那你下個星期來上班吧」。還真是隨性地找到這份打工。從班級編號來看,從我離開到回來真是很久一段時間,因為此時編號已經到了兩百多班了!過去教我的老師,聽說有的去分校了,有的自立門戶了,只有大老闆沒變。同事聽到我曾上過 J84 這麼古老的班級,莫不驚訝。

Duncan 課程分為三類:文法、會話、音標。每天的排班白板上,班級編號旁邊會寫上授課老師,以及搭配的助教。助教須在課前拿好上課資料,幫忙影印;課中要改學生的考卷、作業,要寫上課記錄,有時也當活人教具。靠著這段日子,高中後每況愈下的文法倒是補回來不少。有段時間老師在教「不規則動詞」,每次上課學生都要來跟我背 “drive, drove, driven”、“forget , forgot, forgotten”,有時還不只一班學生要背,真聽得我頭皮發麻 (同樣的東西要聽十幾二十遍)。背完以後還要默寫!也是改得我眼花撩亂。某次大班學生作業本、考試本加起來逼近百本,趕業績到最後我可以感到右手微微顫抖著…(內心吶喊:我真了不起!)

在文法都搞熟以後,本人開始無聊了。一堂課兩個小時,一次上班兩堂課,從傍晚到夜晚的青春就貢獻在那。怎麼打發時間呢?後來最愛的時間是學生考試、抄筆記的片刻,因為有機會和老師們聊天講八卦,藉此認識了一些人。不同於麥當勞,這裡的老師年紀多比我大,所以分享心情時可以聽到不同的想法、建議。除了補強文法以外,認識人是我在這最大的收穫,看到了不同世界。而在無聊程度超過我能忍受範圍時 (已過了兩年吧),決定離職,也不太捨得,可必須走。

SARS 過後,Duncan 的業績下滑,學生變少,同事們漸漸地消失。某日我路過那轉角,看到招牌竟然換掉了!雖然還是語言學校,但名字、裝潢已煥然一新。忍不住走了進去,問櫃檯小姐:「請問 Cindy 在嗎?」「啊?哪個 Cindy?」。

維持十幾年的這樣一個地方,就不見了。

之後與同事相約聊天,才得知學校易手的故事。除了這位同事以外,不曉得其他人哪去了?還是在過自己的人生吧。

6 comments:

lily said...

請問這個duncan是不是在永和啊?

gitiswoods said...

我工作的這家在安和路,它在天母和...哪個地方有分校,我忘掉是哪裡了,全名是 John Duncan Langauge Institute。

p.s 你是我認識的那位...忠僕號 Lily 嗎?

lily said...

喔不,我好像是在某個部落格(草苺還是壽司)的留言板連過來的,逛逛。我想起我國中時也有在John Duncan Langauge Institute上課,永和的,但沒多久那些老師就自己出來開業了。不知道您認識Cannon和Frank這兩個老師嗎?

gitiswoods said...

to Lily:

天哪!!! 我知道 Cannon!!! 我們以前叫他大砲老師!!! 當初音標課是給他教的,後來回去打工時他已經不在那兒教了。大概十幾年沒看過他。Frank 我就不認識。校友你好。

話說 Duncan 出來的老師很多自己開學校去了耶,連巧遇外師他都遞出自己的名片給我...

lily said...

你好啊!

我是k.11班的(也是很老嗎?我不知道是怎麼編的)。Cannon現在自己在永和也開了一個郭老師英語,我很喜歡他的音標課!

Miranda said...

我在那上過課 你該不會是我的助教吧 我是兩百多班的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