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07

Flashback


所以將感覺,鎖了起來。不管在這之前是多麼地美好,多麼讓你迷戀。或許還是有機會,重拾感覺,但是,你也將重拾隨之而來的一切,所謂的「套餐理論」不是嗎?在只賣套餐的人生旅店,不可以只挑你愛的漢堡,縱使你只想吃漢堡,你也得連可樂、薯條一起買。太堅持你的理想,就連漢堡也不要了,擇善固執嘛,而冒的風險是你可能會成為路上的餓死骨。關鍵在於,能選擇堅持的狀況並不多,被生下來,有這顆腦袋,生在這個國家,成為這種人,呼吸這種空氣,接受這種教育,遇到這些人類,吃這種食物,學會這母語…是太多在我存在之前就有的存在,太多在我控制之外的存在。無法選擇沒有,所以接受了。可是,就在我伸出雙臂劃分出來的區域內,我要成為我自己。最後的一點選擇,無法捨棄。那是尊嚴,是堅信的價值。如果它崩解了,我也就毀壞了,沒有我了。

但是你曾不曾覺得可惜?是,在十年前的事件以後,我常常問自己,我是不是放棄得太早?是不是有轉圜的餘地?說我很隨性地容易相處,可能是表象,不是真相。其實我很不好相處?我想,他曾經這樣想過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