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1, 2007

有人說看不懂我寫什麼,大概就是這類


在無盡的揣測之中,把姿態放得極低。是這樣嗎?是那樣吧?但真實到底是怎樣,你不曉得。揣測中的不確定,人家說無所依憑,其實不過為用以遠離真實的道具。以為這樣,以為可以藉著說不知道就不必揭開黑紗,仔細看你面容。

就等著,以殘破的畫面,拼起殘破的圖。考古學家或許享受拼湊的結果更甚於真相的顯露。結果之後,喜悅將很快落幕,你將必須,你必須著手找那下一種拼圖,否則,無所依憑。尋找之中,知道過程是持續著的,你不會失去這過程,也因此你不想要真相。

或許一切就是這樣吧。或許,你又將命運都給了一枚揣測的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