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3, 2007

萬花筒特展,虛幻人生

很臨時的,之前破局的客戶在活動前不到24小時打電話來徵召,據說原先安排支援口譯的人士出了問題,所以又來問我。有機會當然要上場囉。

工作:短逐步



看來稍微不修邊幅的藝術家先生,內在是個大好人,相當客氣,整個家庭構成幸福景象。作品導覽部分很短,概念也不難抓,一切相安無事。只是麥克風後來沒反應,必須要喊大聲一點。對談部分,中文講者們侃侃而談,這部分不用翻譯,所以實際工作時間不多,可以聽大家意見,滿有趣的噢。香港代表小姐講話有條理又有內容,沒有中文講者固有的半完成句或是無意義詞彙,很不錯,讓我知道出身香港的人士有著一種怎樣文化背景。要檢討的部分…既然不難,中文應該要更漂亮。記得我講了一句「…被缺乏…」,出口就後悔了,「被遺漏」才是中文啊!

還有,昨天去翻了一下文件上提的 “Book of Solomon” (所羅門之書),在我的聖經裡應該為 “Song of Songs”(雅歌) 這部書,翻找時覺得與主題「浮華」(vanity) 沒關係啊,結果藝術家今天實際提到的是 “Ecclesiastes” (傳道書),他還引用了一小段聖經,我大概把意思翻了一下,後來國藝會的總監拍拍我的肩膀說:「剛剛那句話翻作…」。有點遺憾沒準備到正確的部分,虧我平日在接觸聖經!回家不甘心又把有舊約的聖經翻出來,其實與總監的翻法也不大同,畢竟聖經版本很多:


The New American Bible
Vanity of vanities, says Qoheleth, vanity of vanities! All things are vanity!

和合本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Good News Translation
It is useless, useless, said the Philosopher. Life is useless, all useless.

現代中文譯本
傳道者說:「空虛,空虛,人生空虛,一切都是空虛。」


額外:遊覽園區提早一點到逛了逛園區,朱先生的作品真有趣。館員還解釋了太極區的作品是如何製作出來的呢,原來那些都是保麗龍加青銅的成果。中午與下午熱得要死,工作還沒開始已經滿身大汗,戶外園區還是乘天氣涼爽遊覽就好。館員人都親切,來參加會談的教授人也不錯,且是輔大比研所的博士班學生,關係立刻拉近兩分。某館員一問之下居然也認識我在堪薩斯認識的 Oz,同校同屆。這次逛到上次來不及逛的作品,感覺不錯。有工作又有額外收穫還認識新的人,口譯的這種特色讓人喜歡。

陸軍開著吉普車。



海軍開著廣達號。

落花在疲憊軍人的肩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