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8, 2007

對等關係中的改變

某次讀經談到婚姻或改變的話題,克里格說,婚前有些不容處但抱著「嗯,結婚後狀況應該會有所改善吧」是很糟的選擇。細節不再記得了…似乎是說千萬不要為了想改變另個人而結婚。我考慮的是,我們到底有沒有能力、有沒有權力「改變」一個不同於我們的人類個體。

話說在前頭,我的考慮標的物是對等關係中的另個人類,不是上對下如老師對學生的關係。因為在那樣的關係中,老師因為其職業需求的確會去影響學生,其它如親子關係也是。但是,脫離這種背景的個人關係呢?個人立場。以某多元文化講座講者的為例吧。他說,自己談論到關於什麼議題的意見時,對方若問他:「你不用說服我了,我們意見不同」,他會回答:「我沒有要說服你,我在分享我的意見」。當時在心中模擬這狀況,回答也會與講者一樣。你我他本來不同,背景不同、想法不同、行事不同。說的話與你不同,並不是希望改變你,只是期望你懂我,反向也是。如果遇到價值觀類似、波長一樣的個體,能夠把酒相見歡,甚好。如果風格天差地遠,你的良藥是我的砒霜,連吃頓飯都可能鬧出人命的,大概井水、河水各走各的好。

若是訂下這般教戰守則,事情還不複雜。並不認為人際關係中一些問題的出處在於「我們不同」,而在於「我們不同,而我想要你改變」。如上所述,相異下兩人若看清事實保持距離,倒也平安。火爆畫面出現是因我想要你改,或你想要我改。

而我們到底有沒有能力、有沒有權力「改變」一個不同於我們的人類個體?誰脾氣不好、誰太懦弱、誰太不會打扮、誰書讀不好…我希望你溫柔點、堅強點、漂亮點、聰明點…這樣的要求合理嗎?以個人立場來說,不合理。一個個體的主體性既然稱為主體性,便不該任人擺佈。我們可以建議、可以提出看法,也或許我們有能力,但是我們沒有權力「使」人改變。

大概我抱著理想主義吧,對我而言,改變應當是自發性的。人際出了摩擦,應當牽涉者發現了凹凸對不凖的點,他移一些,他移一些,對準了,改變必須是雙向的。我是這麼想的啊…如果沒有改變發生,而我們又無法放手的時候怎麼好呢?

不知道。

註:通篇用「我們」有點過度概括性地把全部人拖下水,實在不想這麼大話,可是不論用「你」或「我」又都怪怪的,只好用「我們」。開始了解為何伊索寓言使用一大堆動物當主角。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