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 2007

千里尋手機

好啦,其實只有金山到台北的距離,沒有千里。上了回台北的國光號後二十分鐘,直覺摸上後口袋,看看手機在不在…很好,它不在!看看是否掉到椅子上去了…很好,它也不在!讓索姐打我的手機看看是否可能在附近聽到聲響…很好,啥聲音都沒!悲情地、不甘願地承認,手機掉啦!

一步步回溯起上車前的動作,研判最後一次拿出手機應該是在鄉公所時。當天是週六,且已經晚了,相信鄉公所的人員都下班了,頓時求救無門,想像手機孤零零地躺在陌生之處,我幾乎可以在腦海中看到它的位置,卻怎麼伸手也抓不住它啊,唯有週一上班日再打去詢問了。從週六晚到週日,不時打自己的電話號碼,期望是不是有人會接起來,就可以大聲說出我是失主,但鈴聲總在 11 聲以後轉入語音信箱。其實這還令人安心,因為表示應該沒被據為己有。

但索姐說出一個驚人的消息:有人用我的手機打電話給她!這表示某人撿到我的手機了!於是我又狂打,加傳簡訊留電話的,盼望拾者接個電話讓我說明一切,或看到簡訊回話給我。卻是音訊全無,只能抱著「我相信鄉公所都是好人」的想法安慰自己,期望週一來到。

週一到了,立刻撥電話到鄉公所。秘書小姐很不看好我尋失物的前途,告訴我沒聽說有人撿到,還好心建議快去辦停話。她問了打掃人員,只得到否定答案。很失望自己的研判落空了。鄉公所也算是辦公空間,來去的人應該是固定的,怎麼會不在那兒?有人打給索姐,表示某人撿去了,怎麼問不到?既然不確定手機下落,還是只好掛失了。中午秘書又來電,這次她說找到了!果真有人撿去了啦 (大哥那你為什麼不接一下我的電話…?)。後來請她用小七宅急便的貨到付款將手機寄給我,秘書阿姨爽快答應,還設想周到地說:「我先幫你關機噢!」

就這樣,隔天上午手機回到了我手中,秘書還打電話來確認我收到沒有,真是盡責的好公務人員!謝謝撿到我手機的人以及大力協助的簡秘書,感恩,金山是個好地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