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07

Stage Cleared !


連上網收信去找結果,這次全部攤得透明,一目了然之中,沒有了去年隱諱的安全。順著名字找,找到了,被三個叉叉包圍的那欄,過了。

左肩被輕輕捶了一下,回頭去,是老師們,說了一些讓人很高興的話,事實上高興得不曉得要說什麼,只是傻笑。院長打電話來找,原本以為要談學期成績的事情,結果只是單純地恭喜恭喜,真貼心,他開玩笑道:「作本院的研討會給你不少練習機會吧?」的確,有什麼比真正的會議更逼真?傑瑞和剛好回所上路過的史蒂文給我個大拇指,MSN 訊息,道賀的調酒…總算給了自己一捲完整膠帶。

二上尾,老師說期末考沒過或許是件好事也不一定,要我們跟沒考過的同學說。我說:「的確,考試的結果不會定我們生死,只是,想把自己的選擇好好走完」而我,這次走完了。謝謝灰森林常駐老師兩年的教導、指教,特派老師的支援與雞湯,給我機會實地練習的各色人馬,一起練習的戰友同學,給予鼓勵的朋友。

很清楚將繼續遇到一個又一個的挑戰,但總之,這.一.關.我.破.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