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 2007

深山裡的文化歷史

還是有種「爲什麼沒有作得更好?」的嘆息聲回蕩在心裡。前一天聽了簡報,了解過去半年來協商的種種議題;外國大頭目在車上拿出筆記本一一闡述他將要談什麼重點。因此雖然事先沒有資料可以閱讀,也算能快速吸收與本會相關的事實。

背景:商務會談
形式:有點 whisper (給外國大頭目),有點 CI (給本國大頭目)




第一部分:前半個小時都無法進入大頭目想要談的議程當中,但是他很有耐心。內容方面懂,但英文有的地方講不夠順暢、漂亮。另外,作 whisper 會受到一點當場其它聲音的影響。一度當場有四、五個人在說話,還真不曉得我要翻誰說的話給外國大頭目聽。不大需要作進中。

第二部分:坐在兩位大頭目的中間偏後面,要作 whisper 的話是個尷尬位置,因為離原文太近。後來演變的做法是進英作 whisper,進中作快速 CI。噢,為什麼要快速呢?因為本國大頭目邊聽邊頻頻點頭外加一些單字評論,小譯者不確定她到底懂幾分,為了不讓譯文冗長佔去時間,就很快地說話。這個部分的節奏抓得不是很好,因為有時本國大頭目聽懂了,不需要翻譯,有時她不懂,便要求我翻譯或作摘要。我自己無法判斷她何時懂了何時沒有,因此要抓跳進去翻譯的點常會卡卡的。在現場應變能力上要磨練與加強。

心得:

-「專心」可以快速抓到訊息而不要被中文字迷惑,「專心」實在是超重要的因素!英到中幾乎沒什麼問題,中到英出現多費功找重點的挑戰 (從上課到現在作了這麼久,卻總是不夠好),且同樣面對同時有數個人講話的場面,進英時必須也連帶說明哪句話是誰說的,一人分飾多角需要再磨練英文表達。


-又遇到了一批好人,很幸運,不論是台灣、英國、新加坡的人員都很和氣,也很願意提供資訊。新加坡小姐不斷的笑容讓我不得不檢討自己是否太過嚴肅了。聽了一些新知識,接觸商業中的現實議題。

-博物館整修以後真的較具門面,很開心看到那麼多外國遊客進來,因為這會是讓她們得到收穫、代表台灣的一個景點。也希望博物館越來越好,以軟性力打入國際!

得到評價:正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