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9, 2007

真假謙虛

語言間的不同,絕對不是純語言的,很大一部分在於文化的不同。有的話在這語言講百分百合理,但到了另一個語言裡,就算意思翻足了,用字也適切,看起來還是怪怪的。說怪怪,不能說錯,因為它沒錯,只是在另一個語言裡大家不那樣說話,不那樣思考。

華人,都很謙虛的。《喜福會》裡某老太太上了一桌菜,邊端盤子邊說:「唉啊,不夠鹹,不夠鹹」,很明顯只看到這句話字面意思的白人小夥子「好心地」拿起一罐醬油,帶著樂於助人氣魄往這盤子上灑了真的是很多的醬油,還安慰說:「沒關係加點醬油就好啦」。這道菜毀了,老太太的表情無聲大喊:「你大膽對我的菜作了什麼好事!?」

不夠鹹?才不是不夠鹹呢,華人愛說謙虛詞罷了。什麼「哎呀一點家常便飯」,雖然可能是廚房裡揮汗三小時做出來的食物;什麼「哎啊我們家小華才沒你們家小美聰明呢」,雖然媽媽的嘴角都已經翹得比眼角還高;什麼「這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打開紅包是厚厚一堆小朋友。這類句子多不甚數,有時候,都不知道是真心謙虛還是言不由衷呢。

今天聽的演講中,看到類似這樣一個有趣的地方,指明了中文文化與美式文化體現在語言上的不同處。講者講的是「福利制度」,台灣方面出席的與談人有四位,其中兩位一接麥克風就說了:「哎啊我不是福利制度的專家啦…」很一般的自謙之詞,也不是第一次聽見了。只是這次我想,大老遠請了個諾貝爾獎得主來演講,結果本方代表卻說自己不是這主題的專家,專家聽了,會不會覺得他跑來根本是對牛彈琴?想像你去開一個你專業領域的會議,或許是科技,或許是貿易協商,或許是藝術,結果跟你坐在同一桌的其他代表說:「哈哈,其實我根本不懂這些議題啦…」如果是我,徹底會感到自己浪費時間加上被欺騙感情。如果你不懂,你來跟我談什麼?

說自己不懂的人,我看到兩種可能,一是他謙虛,不好意思說自己很行而已,二是他真的不懂。哎,但我就不了解了,如果你什麼都不懂,怎麼敢答應來參加這樣的對談?那麼,應該是謙詞吧…但是真的有必要這麼謙虛嗎?就算不是諾貝爾等級的專家,好歹也有相關的背景,不必強調自己不是專家嘛。

記得羅賓漢的名言之一是 “Don't advertise your ignorance”,想來有點趣味。我們要謙沖自牧,但無須自曝其短,不論是真短或假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