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07

病來如山倒


病去如抽絲。

週五早:起床後輕咳。
週五晚:輕咳。
週六早:四肢軟弱無力,頭昏。
週六晚:腰很痛。
週六夜:地獄般的夜晚。發燒可是冒冷汗,很熱吹冷氣又怕著涼地蓋棉被。拿濕毛巾蓋額頭舒服一些,整晚很難睡,快要發瘋。
週日早:想去看醫生但是附近診所竟然沒營業!難道週日大家都不會生病嗎?去藥局拿藥,吃了第一包感覺好一點,頭不再那麼昏。繼續咳嗽到眼淚被逼出來。
週日晚:猛然想起要回稿子,硬是爬起來把它翻完。
週一早:也就是現在。還在咳。完全不想講話,或是說沒辦法講話。

我妹說周圍很多人都感冒了,這一波是流感嗎…?身體還真是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