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2007

選擇的權利


他說著:「有更有趣的事情可以作噢。」

我卻不曉得該如何應答。或許我不能反駁,因為這樣的陳述是事實,在某種程度上。我到底,有沒有選擇的餘地?在第三人眼中看來顯而易見的答案,或不必鑽牛角尖的答案,不是我看不到,而是選不選得下手的問題。

他回頭望去,那些路都已經走過,可是並不是我。你有資歷說這樣子的話,你可以放下,可是我什麼都還未曾見過,何嘗不想要那樣的豁達呢,可是我連豁達是什麼模樣卻都未見過啊。

一定要,走這樣的一條路嗎?多年前與長我多歲的朋友發下自以為是的註腳一枚,說一切都只是選擇而已,雖然我們會說:「啊,這沒辦法啊…」其實骨子都只是選擇。深信著。到了今日,才發現我軟弱了,竟然想著用人家早用過藉口推託自己的選擇。不該是這樣子的。

我需要振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