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 2007

史上最難之投影片



準備時間極短,收到投影片是上工的前一天晚上。打開檔案以後愣了,pagedown 幾下瀏覽,這,我看到的是什麼東西?CPL?UMC?de-pell?0.13um?jxb?COT?一張又一張的直條圖曲線圖,無盡的縮寫,以及翻譯得怪怪的英文。某次上課財經投影片的天書程度與手上比起來,財經輸了。怎麼辦呢?只好從頭開始了解起,先從客戶的主產品光罩 (photomask 或 reticle) 查起吧。什麼是光罩?可惡我沒聽過,也不曉得長啥樣子、作啥用。





後來曉得了:「生產晶片的模具稱為光罩。當IC設計公司設計出一款晶片電路圖之後,光罩公司製作成光罩,再送至晶圓代工廠進行晶圓代工,封裝、測試後,便成為一顆顆的IC晶片」(Google 還有圖解,大感謝)。據說光罩根本不是罩子狀,它形如磚頭,厚約 3 公分,長寬約 15 公分。會前對方解說了一下公司的基本資料,聽到好多新觀念,和超多的公司名稱。

COT:design house 直接的下單
Writer:描畫機
haze:化學劑殘留在產品上留下陰影
cycle time:下單到出貨,或是描畫到出貨的時間
CAD:將設計轉為描畫機可讀的語言
throughput:進入製程之次數,第一次作不好重作的話,throughput = 2

商務會議很容易出現七嘴八舌,同房間中文、英文、日文狂飆再刺激不過。由於形式為逐步與 whisper,relay 起來相當奇妙啊,語言轉換流程有好幾種可能。

日本人:講日文—同事翻成中文,我再接翻成英文。
韓國人:講英文—我翻成中文,同事再接翻成日文。
台灣人:講中文或日文或英文 — 超級複雜,如果是中文,就分別翻成日文與英文;如果是日文,同事先翻成中文我再接到英文;如果是英文,我翻到中文同事再接到日文。

再讓事情更複雜一點,有時候日本人與台灣人直接講起日文;有時韓國人與台灣人/日本人直接講起英文。腦袋除了要處理訊息,更要判斷:「現在到底要從什麼文翻到什麼文然後給誰聽啊?」九、十個小時面臨這樣的任務,難怪頭會痛。

內容相當地專業與工程,產品、製程、機型、問題、與競爭對手之關係,加上大家很愛中英文各講一半,翻起來有時是心虛的,也需要在座其他人士之協助。無法深入文意了解的部分,就照著字面意思翻。某老師說過,與會人士的專業知識都很豐富,我們最無知,只是去稍微弭平語言的鴻溝罷了,闕漏的部分專業人士可以自己補起來。這有時是真的。

以主題、內容論,此工作榮登經驗中最難第一名;開會一整天也挑戰個人體力。可是很奇妙,心裡是開心的,因為多看了一種場景,多接觸了一個產業,多觀察了一些人。原本對這領域沒有概念,看了以後竟然多少產生了興趣。因為有點興趣,才能繼續回到投影片抱著頭準備。臉皮也變厚了,反正看不懂多少,已經打好主意見招拆招了,後來也真是如此才完成任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