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 2007

遺失

曾經與天一般重要的東西,會從次元的破洞跳躍至你從來未意識到的空間。消失地徹底,你以為,或懷疑,它大概其實不存在過。

從很小的時候,我有一隻兔子玩偶,對還小的我,那是隻很大的兔子,和他並坐,他就像是我的同伴。他叫做小黃,他大致是黃色的,可是肚子有兩種顏色。我沒有外國小孩常有的 imaginary friend,因為小黃就是最常和我一起混的朋友。有一次,找不著小黃,急得要死,媽媽催我去睡覺,我不肯,堅持要找到小黃,媽還怒了,說找不到我就不要睡好了。回想起,大人那不重視我感覺的做法,使得我在長輩面前再也不提心中的一切。你們,總是看不到重點在哪。房間明明那麼大的,卻怎麼都看不到小黃,慌亂慌亂中,終於在書桌下突然看到他!我好高興,好高興,緊緊抱著他。

小黃漸漸地老去,破掉,棉花漸漸少了,變瘦了。我不會修他,只好從那樣的破洞放揉成一團團的衛生紙進去,希望他好。他一直沒有好。後來,在某一年,我想是我自己吧 (或者是媽媽?) 決定將他送出我們家門。至今我完全想不起那是何時,而我又是如何做了那樣果斷的決定。只知道,此刻突然好後悔將他送走了。現在我長大,我知道要怎麼修他了,可是他不在了,方法是那樣簡單,我會塞新的棉花給他,我會把他縫好…但是小黃呢?我很想念他。



我們分別的畫面,像從來沒發生過地不存於我的腦海資料庫。那只一向收藏在抽屜的戒指,之後也莫名不見。你大概有點印象是…什麼時候戴著它出去以後就沒再看過了,可又不確定。真的,那部份的記憶怎麼能淡薄像透明玻璃?你以為你會很傷心,因為它曾經很重要,可是在它不見後一陣子你才驚覺到事實,而更驚覺自己並不因此表現強烈的情緒。是不在乎了,是故作堅強嗎…


遺失得如此突然,像未曾擁有。如果認定自己未曾擁有,比較好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