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 2007

進住單身套房

兩個故事,一個時間軸往前,一個時間軸往後,同樣的空間,不同的時間。同樣的人,不同的態度。

(1) 成熟組

我們從分手的那天看起。男看似體貼,說這些,作那些,女意見不同時,他說:「你幹嘛要這樣?!」他買蛋糕,他放洗澡水,他說我開車載你。看來是那樣的體貼。看來卻是那樣的討人厭。為什麼?因為表面看來他願意付出,態度上卻時時透露出:「我們可以這樣…我們要那樣…」「我可以載你去…我可以…」什麼都是他在說而已,他要主導,他沒這麼說,但他那樣作了。男思考過女的觀點嗎?結果那些付出的行動,轉過身來貼著「沙文」標籤。一開始本人有揍他的衝動。女後來因著某種原因變得很冷,產生疙瘩不願與男相處,言談之間容易動怒。這段關係注定要…

(2) 單純組

我們從相識的那天看起。一切比較單純,兩人因為誤會認識了…起承轉合之「起」部分,女無理取鬧,我心裡想:「最好是有腦袋的人會這樣做事」,劇情不合理!爾後當初的不合理,轉為兩人生活中很自然的部分。因為單純,所以互動逸著青春的味道。然因為單純,因為不確定自己要的,最後眼前一直以來的機會消失了,男只能坐在床上,臉部慢慢扭曲起來。


兩個故事中的男是同一人。大概年輕時因為沒做什麼而造成了遺憾,所以長些時太過努力去做些什麼。在渾厚溫柔的嗓音下,是自以為是的沙文。天啊,我討厭不平等關係,如上所說,我有揍他的衝動。上面的故事,男也可由女來演,女也可由男來演,其實呈現出的意義也將一樣。我們要懂得尊重,哎,這大概是人際關係之基石,否則作啥說啥都是表面,都可以裝出來的啊。

喜歡的部分:這小品劇本寫得挺不錯,對話的內容…真實,看著聽著,很能回想,啊,某個朋友這樣說過,啊,某對朋友這樣吵過。成熟組有著我討厭的劇情,但不表示它不真實,它是真實的。以前上劇場課,聽到過以 “larger-than-life” 形容戲劇之詞,戲越看越多,才覺得:it's not larger-than-life, it IS life. 能夠刻劃出真實,劇作者必定苦了心觀察。單純組則有許多好笑的橋段,那幽默也彷若集真實生活中點滴而成,不做作,親切得很。那些事情、話語,是我們單純時代的標記。笑點是我喜愛的類型。

相關訊息:此次活動是五校戲劇聯演 ~ 台藝大、北藝大、台大、文化、中山大學等相關系所之聯演。地點在建中對面的南海劇場,免費 (要早些去拿票),剩下的場次時間如下:

9/2 14:30 單身套房 (北藝大)
9/7 19:30 給我一顆星星 (文化)
9/8 19:30 給我一顆星星
9/9 14:30 給我一顆星星
9/14 19:30 蝴蝶苦難 (中山)
9/15 19:30 蝴蝶苦難
9/16 14:30 蝴蝶苦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