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 2007

熱身賽

睏意難消,差點打自己一巴掌以求清醒…

又是有感觸的一天。真沒想到,作口譯是會讓人越漸看清、反思人生的活動!太神奇了,或許,從什麼事情都可以吧。

同步與逐步相較,以前一度認為同步比較好玩。開著麥克風與講者賽跑,轉著腦袋,有時落後,有時結伴行,有時預測,極刺激 (同義詞:壓力大),吐出不斷之話語,那一刻,你進入了一個很封閉、自成一格的小宇宙。當然,這是說作得順的時候…

目前覺得逐步比較好玩,主要因為能與整個活動的各方人士有較多的互動,講者啦,主辦單位啦,聽眾啦,你,以這個情境的一份子出現。拋頭顱灑熱血…噢,大概不是這麼嚴重,是拋頭露面啦,無防備地站在箱子外面,代價是你可以與講者聊他家的小孩,與聽眾分享學習的經驗,你看得到,對著你笑的臉孔。當然,這是說作得順的時候…

到底,各有各的挑戰與趣味。還是想持續精進同步聽說,精進逐步筆記和產出,其實,關鍵都在於專注傳遞訊息不是嗎?那麼我們不用拜關公,應該來拜 Hermes,啊哈哈。

檢討:熱身時間過長,要更投入。有「要做出來給誰看」的心態,容易在跌倒後驚慌,天哪這不就是第一次專業考發生的事情?抓到重點就可以講得很好。這次口音似乎不會是太大問題,雖然都是歐洲朋友們...表達方式倒要注意,因為他們的說法來自其文化,雖然說的是英文,但表達的內容卻採歐式。比如說,某女士講到 signal tendency,與她確認以後,其實是 spot, scout tendency 的意思。要我直接用 signal 去翻的話,意思會剛好相反呢 (她說用 signal 是因為她的語言裡有類似的字)。吸氣,吐氣,豎起耳朵,打開頭腦。

人間有愛。

(講到哪裡去了?好像被阿諾影響到了…出現跳躍式自言自語…)

3 comments:

olympiaz said...

What?
What happened?

這篇讀起來很有趣呀!
尤其是在講逐步的時候。
我最喜歡多方互動了~~~

不過讀到最後讀到自己的名字...突然有點呆掉。
有點像是那種...上課不專心突然被老師點名,然後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的那種感覺...哈哈

MacMing said...

哈哈,看到阿諾的名字,我笑了!

話說Gitiswoods應該一直做得很順才是啊!

gitiswoods said...

TO OLYMPIAZ:

就是,覺得自己該更專注吧。知道專注的重要性,可是...要怎麼練習專注呢...想在身上裝一個開關,像調音量似地調專心度。小叮噹你在哪裡???

寫到最後腦海突然出現 "人間有愛" 這個念頭,跟上面完全不搭軋啊...嘿嘿,覺得一定是被你影響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O MACMING:

您真是太看得起我啦!還真希望一直都很順...BUT! 當然遇到各式各樣的狀況,好壞都有啦...而且,會因此想到人生上的議題呢,我的未來你在哪裡...

不過不管怎樣,我會繼續學習如何做得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