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07

三種文化怎麼說話 之中文篇

我的中文:

常常使用「就是說」、「那」作為萬用連接詞,使用過度,要收斂。 尤其是「那」,似乎專業考時被批過我使用太多...

也喜歡用「是」。比如說,句子如「這個東西很漂亮」,我會說成「這個東西是很漂亮的」。難道是受到英文中非要有 “be” 的影響嗎?句子短沒什麼大礙,要是形容詞一長,我又用「是」,句子會變成「這個東西是很 ……、……的」,講完總覺得不太好聽,下次試著改進。



別人的中文:

中文講者經常使用「也」、「會」,其實「也」不一定代表 “also”,「會」不一定代表 “will”。 “also” 真的應該用在有前後兩件同類事情分別被敘述時;而 “will” 強烈表未來式。問題在於若不去仔細思考中文講者說出「也」、「會」時是否真的要傳遞「也」、「會」的意義,翻譯出來的英文便充斥 “also”、“will”。講了幾次以後自己發現並不是每次都有 also 和 will 的意義,日後要更主動分辨。訊息為首要!

本次奇怪中文例句:「某某 group 很 pure 在作這件事情」。意思應該是某某部門專責作這件事情吧。什麼叫做很“pure”?

本次奇怪中文詞:「把握度」。「這是因為把握度的關係」,我不大懂於是請他再說,他說:「對事情的把握度」。什麼是「把握度」?就是把握嗎?意思是有把握與沒把握兩者會造成不同結果是嗎?我不斷猜測,可是他不再講了,另一個人問:「你是說信心的意思嗎?」此處我看到兩個重點,一是「自造詞」,二是「言未盡」。可真沒聽過這個詞啊,「性」、「度」其實都是翻譯產物吧,久了後中文竟受影響,什麼都是 XX 性或 OO 度。「言未盡」真的很恐怖,因為無法確定訊息是什麼。這要回去談某次我說的 high context 與 low context 文化了。和講者分享說 low context 狀況對口譯員來說較好處理 (簡單來說就是事事說明無隱含之意),他同意,且表示之前這家公司各地代表一起開會時就因為有人「言未盡」,造成口譯必須一直猜測原訊息的意義而導致溝通效果很差。下一次再上課,大家會不會有所改變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