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0, 2007

駛向都市邊緣的電車

音樂播起,看到一輛只有一節的舊電車,也不是破舊罷,就是少了點現代味、流行味。駛在背景荒荒帶有沙漠顏色卻不是沙漠的所在,又有點像海,那樣的廣闊無人,是像海面沒錯,只是顏色不對了。走上車廂,藍綠色分不清楚的車廂,空氣舊舊的,卻沒討人厭的陳朽,只是它慢慢的,老人般慢慢移動,雖然是空氣,很安靜。車駛過圓弧的界線,在就要駛出去的那點,剩下比十分之一還少的車廂在弧內,不動了。那停住彷若不是停住,而是卡住了吧?影片播到一半卡片那樣的觸感。它不跳片,只是在那兒停著。倏地,一種不急的倏,畫面又是那節舊電車的綠藍色車廂,背後還是那被海市蜃樓罩住的土黃世界。車子又起動。

曲目:駛向都市邊緣的電車。 作詞:雷光夏,作曲:雷光夏。
我們搭上電車,他的臉很憂傷,眼睛裡還有蝸牛留下的緩慢的影子。他背脊的線條非常漂亮,奇妙的紋路盤旋,像鸚鵡螺。 我們來到城市的南端,在那裡穿過一座橋,有海和沙灘。夜裡,一切都顯得不那麼窘迫了, 就像寧靜的海洋,多麼美麗又安祥。至於我,只想要找到那個巧合,那神秘的一瞬間。木麻黃樹順著鄉間的道路延伸至海邊,影片跳動, 穿著暗紅色毛衣捲頭髮的小孩從遠方搖搖晃晃跑向鏡頭。 秋天的海邊,顏色黯淡又溫暖。 是誰還幫我跟你,記著呢?是誰還幫我跟你,記著呢…




2 comments:

olympiaz said...

I like the drawings!
They are so...alive!!
Who made them?

gitiswoods said...

to olympiaz:

是我的亂塗鴉。謝謝你賞光。
我心中想像的圖...比較美,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