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07

影音世代 (1)


魚類有好多種,大如鯨鯊,小如魚勿仔魚,淺水的海鱺,深海的鮟鱇。個人觀察呢,自己一定屬於淺水類,因為…我很膚‧淺。繼上次最懷念的東西竟然是大床與枕頭以後,這次印象最深的竟然是蒸餃和咖啡。

如果某人來問我翻了什麼,我會歪著腦袋,頓一頓後說:「噢,就是那個…嗯,咦?就是噢,他們今天好像是在談A 和 B 啦…」一副得了急性失憶症的模樣。想來檢討一下都無從檢討起,因為不太記得自己說過什麼。這種症狀正常嗎?雖然羅賓漢說過進箱子前要瘋狂吸收相關知識到能出演專家角色,事後可以通通忘掉,不過才沒多久的事情,沒印象也太誇張了吧…是選擇性失憶?是入神的緣故?

早上沒我的事,還是早點去希望遇到下午的講者,抱著拗到資料的一線希望。嗯,不過大家時間管理作得太好,沒安排在這時間出現就果真就一個人也沒來。觀摩了一下,偷學幾個好用法,然後什麼事都沒做就跟著去吃中飯。森林內、外有如兩個異世界,森林裡,出了箱子多少怕被削一頓,要不害怕碼表跑過頭,老師群是一個由大魔頭領軍的魔鬼教練團…

一出森林,大夥突然變身回正常人,印證了每個 Hyde 裡原來還是有 Jekyll 的成分啊!隨意地聊聊,當然免不了談到這個產業與未來,不過也不乏輕鬆一點的話題。A 老師豪爽地付了午餐的帳,B 老師接著請大家喝咖啡。膚淺的小魚兒跟著白吃白喝,好不愉快。認識人們總是這樣,一開始是點與面,花了一點時間挪到其它場景,才看得到立體圖像啊。

實際工作就沒這麼開心了…

註:誰知道那個 (魚勿) 字怎麼用新注音打出來請教我一下,謝謝。

2 comments:

mandy said...

ㄇㄛˋ。我一直以為是唸邊唸成ㄨㄣˇ,原來真正念法跟台語發音很像,還好我每次說到這種食物都用台語發音(鬆氣)。

gitiswoods said...

魩魩魩魩魩魩,我打出來了!天哪,完全想不到發這個音的啦!剛剛去翻國語辭典魚部還找不到這個字,不曉得是怎麼回事。

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