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6, 2007

聽說老天備好一星期雨量

雨下著,開完會便有「今日事已畢」之感覺 (錯覺)。搭上人有些兒多的 235,讓位給一個阿伯,主要原因是他長得有點像我阿公。後來發現他老婆坐在公車前半部,兩人下車與我同站,那是靠國泰醫院的一站。雖撐著傘,也清楚看到兩人挽著手慢慢走,那是老人特有的步伐。不曉得他們是否真要去醫院。看著有點感動,有點難過,疼惜老年人,隱約之中卻不免害怕輪自己走到連路都走不好的日子。

還在下雨。


苦惱是否衝入雨中騎車向學校去,不停的滴答穿蝕我意志,滴水能穿石,何況是我脆弱的意志?考慮了兩個小時,終究沒有去,於是在中午過後一點進度都沒有。說好了月底要交個全文出來的不是?以為之前有進度就鬆懈了,果然不是個積極進取的個性。

到了晚上。

轉到電視某台播 “The Island”,有趣的科幻,第二次看。想到人生的問題、目的、原因。我那該死的個性,檢討自己中浮出黑暗部分,為什麼會?難道每次都得被稱讚我才習慣?問題是,我原不是這樣子的,我愛低調啊。如果選的是種玉米,我為什麼跟種番茄的比誰家作物鮮紅?過於嚴肅了。不知不覺,已至午夜。

仍在下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