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6, 2007

慘綠少年

節錄自天下雜誌,文/王曉玟:

…大二時曾陷入半年憂鬱、失去生活熱情的青峰,也在歌唱中找回自己。走出憂鬱幽谷的青峰,寫下「飛魚」、「相信」兩支歌。一首「小情歌」,更讓青峰二十五歲就摘下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的桂冠。青峰媽媽在中壢開的早餐店,貼滿他的海報、擺放他的獎盃,天天播的蘇打綠CD還放到音軌壞掉。

「我們得獎的時候,她還會打電話來說,『兒子啊,那個獎盃歸你、獎金歸我!』我說,『可以反過來嗎?』,她說,『也好啦!』」青峰調皮地模仿媽媽的台灣國語。很難想像,他曾是個不跟室友說話、不出宿舍大門的慘綠少年。


「慘綠少年」?就是這種文章之前讓我搞糊塗這慘綠到底是好話還是批評…根據國語辭典:

本指身穿暗綠色衣服的少年。語出唐˙張固˙幽閑鼓吹: 客至,夫人垂簾視之,既罷會,喜曰: 皆爾之儔也,不足憂矣!末座慘綠少年何人也? 答曰: 補闕杜黃裳。 後用以指風度翩翩、意氣風發的青年才俊。

很清楚了,「慘綠少年」指的是風度翩翩、意氣風發的青年才俊!這當然是好話啊。這位作者,你用了個完全相反的成語。上星期看到電視字幕錯一堆字,依稀記得哪個電子媒體錯把 rape (強暴) 當成 rap (饒舌歌),我要瘋了,編輯幹什麼吃的?

2 comments:

betty said...

同意!!!看到這篇報導我也楞了一下
現在記者的素質真的是有待加強
推一個認真查字典!!!

gitiswoods said...

呵,因為有的詞我也不確定是啥意思。真怕年輕一點的學生學中文時會受到錯誤使用的影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