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5, 2007

Obento

很久沒吃到家庭便當了,高中以後就沒吃過。小學教室裡沒有蒸便當的機器,所以值日生要在早上收集大家的便當搬去某個地方蒸,中午再領回來給全班同學。國中到高中,教室裡都有蒸便當箱,好像不是一大早就開來蒸吧,可是也想不起來開始蒸的時間怎麼決定。接近中午,都會有便當味從蒸便當箱裡飄出,說實在,蒸過的便當,不論它出身哪家,都帶同樣的味道。

上大學以後都到學校餐廳吃飯,便當無蹤影。曾經想過要自己做簡單的便當帶去學校,呃,這個夢想就一直只是夢想。作便當還真有點麻煩。哪,世界上還是不少不怕麻煩的人。下面這位大德的相簿裡,放了很多自製便當的照片。老天,我只能說這是藝術而不是便當啊!為什麼連米飯都可以作出彩色的?很想拜她一拜。去看看吧,正常人應該都會驚訝到下巴掉下來。


請點選:Bento Favorites

2 comments:

tristan said...

真的擺在面前還不敢吃咧~
破壞藝術可是有罪的:p

gitiswoods said...

yo 學長 ~
我大概也會捨不得吃吧。
作得那麼美,不曉得嚐起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