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07

兒童 + 青年 = 未來 (2)

這群服務對象,應該是我遇過的所有服務對象中…「最愛照相」的一群,很可愛 (從車站照到會場,再從會場照到車站)。大概是因為每個人年紀都輕,年齡相仿滿好談話,又已經見面過一次,相處更自在,在餐廳、車上,都談了彼此的工作與生活。

R 小姐逐步英進中:該講的都大多打在投影片上,沒怎麼做筆記,作視譯。
L 小姐逐步英進中:語速比較快,投影片字比較多,沒怎麼做筆記,視譯要快。這個方向上,覺得自己的產出依然有贅言贅語,和中文有不夠精確清楚之處 (觸發思考的問題:如果講者講得普通,我需要成為比 他/她 更有魅力的說話人嗎?)。

中進英 whisper:出現比較虛無飄渺、繞來繞去、重點不多的發言,這實在很難做。講話的人一緊張,速度飆快丟出一大堆字和詞彙,卻不見得有實在的內容與價值,架構也亂些,有時候好不容易抓住一點訊息,翻完後自己仍不滿意自己講出空虛內容。這是口譯員必須克服的一大難關,如果不滿意到自己不願意再翻出沒意義的內容,便無法工作下去,畢竟,有發言權利不代表有發言的能力。需要多花一點功夫幫講者整理訊息 (說是這麼說,當下我做不大到,也就是說,字飄過去以後如果認真地想這訊息是什麼,竟然想不出來,這種狀況下只能選擇作表面的對譯吧,否則將陷入「聽不懂就翻不出來自己很煩惱」的地獄,噢,那真的是地獄)。

一路上與她們相處愉快,除了無法與印度講者溝通外,與另外兩位都能親自聊,閒話家常,還一起拍照留念。與主辦單位在車上殺時間時,趁機問了點相關問題,打著補充背景知識的算盤,滿有用的,讀資料與實際互動能互補。

某代表問譯者有沒有社工背景,因為她覺得譯者某些詞翻得還算專業。其實譯者並沒有特別這麼覺得,只是事前查了公約、大會的名稱,幾個議題的名稱不時丟出去。看來,能正確使用某個情境的語彙得以大大增加聽眾對譯者的信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