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4, 2007

高山青 之 抱怨篇

有好的事情,有不好的事情。道理簡單的事情做不好,往往令我憤怒且不解,想學梅麗史翠普在「穿著 Prada 的惡魔」中那討厭的口氣說:「我不了解,這有這麼難嗎?」這句話在電影裡徹底反應出梅麗的高傲冷漠現實諷刺,可是我還真想借這句話來用用啊。

荒謬的設備:

據說這場地…在蓋好以後從沒使用過這口譯箱。其實另外一間有好的設備,只是當初預期參與人數眾多,那一間容不下,因此轉到這克難間。這,讓我們痛不欲生的一間!問工程師為何隔壁有空調但是這間沒有?他說不知道當初的設計,請我們把門先開著讓冷氣流進去。口譯箱在會場後上方,必須俯視才看得到講台。然而,這窗戶很高,如果坐著,望出去看到的是一種…啊,叫做「天花板」的東西啦!要命,好幾次必須站起來翻才看得到現場狀況。

<窗子很高。設計人員有沒有自己坐在箱子裡過? >

一開始設備出了問題,不是樓下耳機聽不到我們,就是我們聽不到會場。昨晚好不容易印來了資料,而且,昨天工作人員只有電子檔,我要印一份給搭檔,工作人員還請我自己搞定。飯店影印不值得的貴,幸好萬能的 Seven 就在附近 (小七你真的棒!),印一張 NT 2,合理多了。縱使看到半夜,結果設備鬧脾氣,我也用不著說話,當下氣了:「昨天晚上讀資料畫重點一切化為流水與心酸就對了…」滿喪氣。我不是沒有準備,卻做不了翻譯。等到設備勉強正常,這篇演講已經過去一半。

<門關不緊,因為牽線去隔壁間>

後來,會場出現兩種麥克風,一種無線,一種有線。我們發現,凡有線麥克風的收音我們都聽不到,聽不到怎麼翻?!喚了工程師,他說我們可以用另外一組機器。果然,另一組機器聽得到有線麥克風了。但是,它收不到無線麥克風!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後來和搭檔在口譯箱裡七手八腳…講者與會者兩種麥克風都用,我們怎麼辦是好?耳機需要一直交替,常常來不及。工程師以為我們一人有兩副耳朵可以戴兩副耳機嗎?昨天測試是怎麼作的?當下差點要罵起工程人員。

<兩台主機,四副耳機>

躲迷藏的資料:

這是個人多手雜、嘴雜的活動。其它環節暫且不管,就個人嗜好「要資料」這層面而言 (好悲哀的嗜好),主辦單位作得很不專業。好,講者在會前沒有寄東西過來,難道第一天會議開始了沒有人主動去索取嗎?講者全部都在現場,為什麼不去要?每天都要向工作人員提個兩三次要隔天的資料。他們很聽話,真的只去要「隔天」的資料,後天的為什麼不順便要一下?有次跟我說真的沒有,結果我去問講者,明明他就有!我忍不住問他:「昨天沒有工作人員跟你拿講稿嗎?」他說:「是有人有問過我,不過一直沒回來跟我拿。」我悻悻然應了一聲「噢…」。後來更好笑的是,樓下電腦要播放投影片到大螢幕上,發現他們沒有檔案,還跑來口譯箱跟我拿。這方向反了吧?怎麼會是你們來找我拿資料?說實話,大概有高手覺得手邊沒資料無大礙,但是,套句某人的話:「我怕死」。自知無法臨場發揮,往往要事前有點東西才安心。沒辦法,敝人非強者,只能設法補拙啦。

事後想,這個經驗相當獨特,值得回味,之後可能會當成笑話來說。不過,我已經暗暗決定要寫一封信給主辦單位(現在跟他們算熟了),以口譯的角度說說日後可以改進的空間。

下一篇講的是快樂的事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