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07

高山青 之 Uncertainty

事件一:一人獨撐

這天的資料在前一天晚上到,看著看著都快要睡著了。因為只有我收到,這演講就全部由我接收了,大概作了三十多到四十分鐘。雖然講者跳著講,好在有資料作為依據。從來沒做過這麼久。在森林裡習慣二十分鐘要換手的規則,總是覺得腦力權力消耗二十分鐘後一定要休息,這是第一次一輪作這麼久。不過,我得承認腦力並沒有開得很大,讀過資料又加上算有稿,不是全靠聽力。不過下一輪神父一人也獨撐了差不多的時間。某人說,說不定我們都在森林裡受到制約了…話說回來,還是快些輪口譯品質比較好。


事件二:會議怪人

總是在一些會場會出現怪人。此處怪人的定義是…他或她似乎並不對這主題有興趣,志在參加、志在發言,但是發言可能與主題風馬牛不相及。問答時間開放問問題,這類人一定勇於舉手…口譯就苦了…有時根本不知道發言在說什麼。有時伶俐的主席會明智快快帶過這些人,沒能這麼作的話,口譯也不能不翻,外賓可能等著英文翻譯,準備回答問題。這位怪阿姨就是這類人…自稱去過哪裡哪裡,認識的人多麼厲害厲害,她還問了兩個問題!好險到第二個問題時主席趕快說:我們時間不夠了,謝謝。上次在國編館也有一位同樣全身穿粉紅色的怪阿姨,不曉得她倆是不是同一人。之前某演講還有奇怪的小弟講著相聲般的標準中文,每次發言莫不吊幾個陳腔濫調的成語,乍聽很有聲勢,內容卻空洞無比。不會是媽媽帶來訓練演講的吧?(以小胖老師的口氣說著:) 請不要犧牲大家的時間,好嗎? 還有,某會阿伯講話講不清楚,中文我聽不懂,語畢宣示般說我是哪邊的某某某,那段也讓我快抓狂。主辦單位可以管制一下與會人士嗎?


事件三:吉里巴先生現身

休息時聽到一個聲音,回頭竟然是吉里巴先生!許久沒見,萬萬沒料到在這種場合相遇,真巧,不過想想這主題,就不難了解為什麼。中午天氣好,到戶外吃飯去,而且我負責的場次也結束了,真愉快。

心得:這兩天求到資料後在想,要翻譯這些簡報,若是先沒有資料怎麼辦?這麼多各國背景,又有單位名稱、法規名稱,其中的恩怨情仇不存於我小小腦的資料庫中。光靠當下的聽力與理解力,我的產出能有多少?品質會多好?考慮到這可能性還滿擔心,要是沒資料,幾乎可以預想當場會很慘。然而,沒資料不稀奇,多少次都要數次囑咐窗口:「需要資料!」講太多次還怕人家嫌煩。主辦單位雖然對我的態度滿好,可是辦事方法卻多有改進空間。

結論:聽力與背景知識不能擺著沒進步,好內功才可以不變應萬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