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4, 2008

事過境遷

這個,眼睛沒花的話,口試教室的時鐘告訴我,簡報作了 25 – 30 分鐘。有幾處稍微放慢了速度,覺得內容會呈現得更易懂,然後…就並未如預期地縮短時間。台下的老師們明明都知道論文內容了,這是一直想講得簡潔的原因。後來啦啦隊同學說簡報很清楚,那好,我的簡報還是有優點的。

過程就像一場夢,夢一場。早上爬不大起來,臉上這次真的帶著枕頭印子就衝出門了。早上是戰友同學的口試,我去觀摩觀摩。進了口譯廂,卻分了大部分精神改投影片。吃完午餐,驚覺怎麼只剩 30 分鐘就輪到我啦?緊不緊張,緊不緊張?被問了,好像跟工作時的感覺相差無幾,不會特別緊張到無法做事,也非完全不緊張。「還好」,是我的標準答案。而到了現場講了一陣子以後,不時擔心「講得好不好」,似乎回到了專業考的場景,人家專門在看你呢,這時偶爾向老師看去,做點 eye contact,發現艾瑪姑娘或廠長老師點頭時心比較安定。

老師給的建議…都記進筆記了,一定要修改或增添的有三處。這是不是表示…其它被提問的部分就不用改了呢?偷懶的心情這樣問。口委們的問題不尖銳,多是建議性質,而這些問題也的確是問題。做學問的資歷淺,很多事情沒想到要處理或不知道該處理,這些大剌剌攤在博士的眼前,其實難免「獻醜」的忐忑。結束後也像工作結束,老覺得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才對。啊,總之是過了倒數第二關了。最後一關?當然是修改及離校手續囉。


今日感謝名單:

很忙碌卻仍認真助我生出口試本的廠長老師,這大半年來辛苦老師了,初稿上的評語字字是珠璣,腦袋中大概有九百條思緒同時運轉,又能給我建議、敦促我。很忙碌卻仍接見我們談論文的談判大師…晚上撥空開會,開到星子出現在天空還能面帶笑容。很忙碌卻仍認真看論文的艾瑪姑娘,自己被口試本上一大堆的便利貼嚇得半死,翻開一看有一堆字跡,老師的認真有口皆碑 (落幕後我特別去握手,一雪之前握錯手事件之恥,不知此事件者請點選這裡,怎樣?這次我握對了!)。

謝謝今天的啦啦隊安妮,徘徊在門外的蒂娜,傳簡訊給我的 VVN、小秘書,寫信給我的阿諾,打電話來的漢堡、阿嘉莎,被指定默禱的兔子,在網誌上留言的 WM 和光頭,在 MSN 上祝福的朋友們…

謝謝大家,自己努力很好,被大家幫助、關心也很好。我,要開始傻笑了,呵,呵呵,呵呵呵。

4 comments:

christy said...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恭喜!



ps.人家也有打電話給你呀:)

gitiswoods said...

我知道啊,你的代號是阿嘉莎! 沒有漏掉你啦, 謝謝!

光頭佬 said...

需要修改跟增添的部分,沒問題吧?

gitiswoods said...

光頭佬:

翻出我的筆記本,我要加的部分主要是...

1. 結果在教學上的意涵
2. 附件多附一點實驗素材
3. intrapersonal/non-verbal communication 的文獻

看來沒大問題啦 ~ 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