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5, 2008

騎士警世錄‧兩則

一‧欲速則…

緩緩停下,在那一個三叉口。注意力原本放在透過手套沁入的冷冷空氣,直到那一個男子從左前方跨步走向右前方一輛機車。男子接著飛踢車頭,我透過全罩安全帽,聽得他說:「騎那麼快幹嘛!」我聽得到,可是卻看不清楚男子的表情。以預設值人性本善推測,大概是熟朋友開玩笑、打招呼吧?這招呼方式粗暴了一些,不過,好友間總是沒大沒小嘻笑怒罵的嘛。

喂喂,怎麼男子動手敲起騎士的安全帽來?這才看清楚,機車騎士是一位男學生,後座一位女學生。此時此刻,理性立刻推翻剛剛的「友好說」,這分明是交通衝突!又見右後方走來一位男子二號,一樣叫罵起來,男子、騎士、男子二號之間叫嚷著什麼綠燈、紅燈的,大約是前面路段時他們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吧?不知怎地,反正男騎士惹惱了藍色小卡車司機。女學生下車,試著阻止男子、男子二號。他們雖沒向女學生出手,卻不斷出拳向男騎士,男子二號狠狠一個下勾拳擊在男學生的腹部,影像鮮明,比大螢幕電影創造更深印象。有幾秒鐘時間,考慮著要不要拿手機出來拍攝這景象。為了什麼?說故事時貼在 blog 上嗎?或日後作為證據幫助男騎士呢?然離事發地點太近,恐惹來殺生之禍而作罷。女學生一直發揮緩衝作用,到男子離去。變燈,我的車身越過了他們。

我,很震驚。搶救雷恩大兵的海灘上死了多少士兵,多少斷肢殘骸或平躺或飛躍,血肉印證著圓滑的拋物線;瘋狂的理髮師一陣刀光,俐落手法,接著噴泉般鮮血湧出喉間…不,這些畫面完全比不上看著一個人被打來得令我震驚。電影是假,我看到是真。原來,暴力真的存在;原來,同學跟我說著他們與人幹架而我無法體會,是因為未曾看過。看著男學生被打,有些難過。一定要訴諸粗暴的拳腳嗎?如果男學生還手,我看只會被兩個男子痛毆倒地,所以他沒有還手。可是就這樣嗎?因為比較弱,所以忍一口氣,忍辱?真不舒服的感覺。

警世教訓:騎車在外,當心他人的凶狠。又,對吃檳榔的人印象越來越差。

二‧好奇心殺死貓

想要去的便當店竟然三日未開?忍不住騎近因沒開店而陰暗的店門,想看看那張紅條是否寫著何時重新開張。騎近,地勢一變突然下斜,車順著下去了而身體尚未反應,造成身體後傾,拉動手臂,手腕連帶向下轉。這是啥意思?這表示我不自覺地催到了油門!車車忠心順從主人下的行動指示,秒內暴衝!!!瞬間我撞上一個鐵架,半個龍頭卡在裡頭。故作鎮定下車,想把車拉回。我犯了第二個錯誤:沒先熄火。左右手同時拉著手把往後扯,這是啥意思?這表示我又不自覺地催到了油門!車二度暴衝…卡得更死。雖然腦袋清醒後終於把車熄火,這車,我是怎樣都拖不出來。還卡在這麼暗的地方,只能說慘。掙扎了幾分鐘後,對街走來一名男子。是一位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的小哥,極有可能從頭到尾目睹了這個事件,因為他的滷味攤就在我撞車地點正對面…小哥幫我把車拉出來,好心地提醒我後照鏡回去要調一調,又幫我確定了龍頭沒歪,再將機車架好,才在我第二十聲謝謝中揮手離去。謝謝你!這位滷味攤小哥!

左手無名指在手套保護下還是撞腫了,很痛,泡過熱水舒緩不少。想到小哥的解救,想到好在沒像大雄一樣撞斷手指…很感恩。

警世教訓:騎車在外,當心自己的愚蠢。如果幸運有人來解救,一定要向其熱心看齊。

No comments: